Sunday, December 27, 2009

该放手的时候



我很少听像Sally Shapiro这样愉快的歌,最近却看了她不少MTV。

有个MTV是说狐狸心血来潮缝了热汽球,约了心仪的猫去空游,猫翘起嘴角和耳朵,答应了。它们越过高楼大厦,经过云层和雷电,看了月球,雪山和银河。然后一不小心,狐狸从热汽球掉了出来。狐狸掉出来的时候,哀伤的眼神,我就想起乐极生悲这件事。歌的名字,叫Time To Let Go。

什么是该放手的时候呢?

最近看什么都会微微地想起亦舒,即使是Sally Shapiro 的MTV,也许是连续看了五本新作品的原故。很喜欢的一个短篇叫《邂逅》,亦舒这样写: 快乐要适可而止,不要像汽球,等它的气全漏光了,才放手,就没有意思了。

我把它抄在记事本上,不管多少年都记得,一直不敢放肆。多笨!即使适可而止,也不见得比别人快乐呀。一个人有多少快乐,早就分配好,不能添加转换。

所以呀,什么时候才应该放手,事实上谁也不肯定,只能跟着直觉走不是吗。

2 comments:

Bilis.Sam said...

有人说:我要保护自己,我不要太爱你,这样,我就不会被伤害。只爱你些许,把痛苦减到最低。
我说:伤害或痛苦不是以吨或任何unit来计算的。痛苦就是痛苦,同多和少没关系。都是痛。我,全力以赴。

Chree Yee said...

全力以赴...说得很有力量哪Sam!就像狐狸一样全力以赴,也会有好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