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7, 2009

罗马与喷泉

这是我在罗马喝的第一个街边水,学当地人那样,一手按着小洞口,像条珍珠项链的水就从另一个小洞口往上冒出来,张口就喝,不知多痛快。

以前看亦舒小说,常常会看到意大利,亦舒年轻时大概是很喜欢意大利的。她这样写,在意大利走路是很有趣的,在街边吃冰淇淋喝咖啡,脏了找一个喷泉洗脸,渴了找一个喷泉喝水。

渴了找一个喷泉喝水……晕!当时我想,那是不修边副的艺术家才做的事,或是浪漫的年轻小伙子,误解随意为潇洒。我平日也算是半个不在乎的人,但身为旅客,健康饮食最重要,我才不要泻肚子生病影响整段旅程。

但是后来在罗马,我就真的上演了一幕幕渴了找喷泉的情节。随身带个瓶子,看到喷泉,首先大口大口喝,然后就装满瓶子,回到旅馆,打开水喉又喝,的确省下不少买罐装水的钱。很豪爽的意味,但罗马再脏,街边的水还是干净的。所以非得敬佩古罗马建造者,这个城市每走两步就是喷泉,全部滔滔不绝地涌出来,好像整个地底下都是干净水坝。喝罗马的水,足以明白什么叫辉煌帝国。

然而在那里的时候,我咬牙切齿的说: 鬼罗马!上哪儿找这么多游客出来。我不喜欢罗马,痛恨它的拥挤,不稀罕它的著名。但回来以后还是有点想念的。黑压压的人头,迷宫似的巷,脏,但每个人都很随意的样子,只要高兴可以随地乱坐,没有异样眼光,每一寸都是古迹,多到人们疲累不再为意。

记忆中的罗马也许不是那个样子的,想像中的意大利也许是不存在的。我们总有本事美化或丑化事情和真相。看,说起罗马我的语气也有点像亦舒起来。

* Navona广场上大小不一的喷泉,累了就坐在周边看鸽子,唯有鸽子如此接近贝尼尼,有街头表演,喷泉的水偶尔会喷到脸上,是炎热天气的一丝清凉。

5 comments:

恩妮 said...

要是罗马不脏;要是罗马不拥挤;要是罗马不胜名,他就不是罗马了。

Chree Yee said...

真的,那样就不是罗马了。比起拥挤,我反而不介意脏,因为它脏得有型。

WoonMei said...

我也喜欢喝罗马的泉水,很甜,很纯净。
根据我住的民宿主人所说,全意大利就只有罗马的水品质最好,那是地下泉水来的。唯一的缺点是太“寒”了,以我来说刚到罗马时的小咳嗽从喝了泉水之后就没好转起来反而还变本加厉呢!

Chree Yee said...

原来真是地下泉水啊,难怪如此香甜 :)

好攝之徒 said...

最后一張的水柱讓人看起來像石像在打噴嚏,而那水就像鼻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