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1, 2009

龙山寺的街头

可记得黄舒骏《未来的街头》?龙山寺内的信徒热络, 寺外走道的行人冷漠。鹿港和Finn先后让我想起它。不是黄舒骏最好的歌,但我就偏偏想起它。

我常想,歌里提起的到底是哪个龙山寺?

我希望是鹿港龙山寺。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寺庙。木雕,是那种很久不见淡棕色的原木,只有以前的家具才有的颜色,配上红砖和红瓦,那样朴素地站在斜阳里。没有多余的彩色油漆,木的颜色开始脱落,香客也不比天后宫多,看起来却诚恳很多。

淑棻说,门口的斜阳很美,于是很快地帮我们按下快门。我们染上金边的侧身,像一半沉溺在过去的身体。

而在龙山寺的街头,我没遇见画达摩的老画师,只看见卖青草茶的阿伯。

2 comments:

我不是椅子 said...

茶,我一直沒能去到鹿港.彷彿刻意為自己保留下一次再去台灣的藉口.我追逐鹿港,因為羅大佑:)

Chree Yee said...

卡,都为羅大佑,你看以前的歌多么轻易震颤整个年代。鹿港的老街倒没什么,边缘的小巷子才漂亮。我也保留了很多再去台湾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