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2, 2017

不怕遲到的人




喜歡楊乃文《推開世界的門》。 MV以記錄片方式,在一首歌的時間,翻閱了藝術家對創作和理想的執著。不管是手工、花藝、服裝、繪畫、還是針織,他們看起來專著、認真、堅定。歌曲由楊乃文這個風格獨特的歌手缓缓唱來,特別有力量。


世界腳步再快,總有站在門外,不怕遲到的人。

Monday, May 15, 2017

四重奏 - 尽管不滿座也要奏下去

四重奏,2017

看《四重奏》的原因很簡單,四位我很喜愛的個性演員,不知怎的被奏在一起。迟迟不看的原因也簡單,原以為它是一部灰得沉重的劇。

一看卻馬上有種預感這會是近年來我最喜歡的日劇。不討好不遷就,不急不徐,劇情對白點到為止,卻處處到位。這是一部得慢慢聽,細細看的日劇。

一面看一面笑一面羨慕有這樣一群那麼不一樣卻合拍的朋友。比起藍天,更喜歡滿是雲的天空的朋友。可以把檸檬和香芹都當成大話題的朋友。比起表面嘻哈,更喜歡深入聊天的朋友。

喜歡的是, 最終四人還是回到不滿座的原點,如果有人因此而名成立就什麼的,反而就俗了。

李榮浩有一首歌這麼唱,一生未必會滿座,連帶愛人親友你我都包括。寫得真好。

又有誰的日子真的滿座了呢? 不滿座又怎樣呢?劇終小雀總結性地說:聽得懂的人還是會懂,只要懂的人聽懂了,不就好了嗎?

正是。我也這般想。

《四重奏》那種灰,三十歲以後看來,是一種詼諧,多加幾分溫暖。

Friday, February 17, 2017

回味

《 小森食光,2015 》

最近看的電影,大多和吃有關。淡淡小品如《麵包和湯和貓咪好天氣》,比較煽情的有《天皇の料理番》,輕鬆小品有《約飯》《小小食雜鋪》。

當然少不了《小森食光》。喜歡這部小品倒不是因為它的美食,短短兩集的電影當然缺乏漫畫的伸縮空間,可喜的是它回味依然無窮。

曾經有個朋友告訴我,日本和芬蘭在某方面其實是很相似。我不信。以為朋友因思鄉於是在異國環境裡挑一些可以和家鄉扯上關係的事。直到看了《小森食光》。 N年前在芬蘭生活的點滴,突然都“咻咻咻”回來了,歷歷在目。

比如说夏天的市子摘下胡頹子做成果醬;我們在夏天的尾巴邊散步邊收集藍莓,為了保留果鮮度而煮成微酸的果醬,再搭配谷糧麵包和綠茶。

或是市子和朋友悠太一起去養魚場打臨工,老闆請兩人享用鹽烤紅點鮭魚;而我難忘芬蘭朋友從湖里釣的魚獲,簡單鹽烤一下的美味。

秋天的市子會採五葉木通的果實與朋友們分享;而芬蘭人最愛走進森林彎身割下營養成分豐富的蘑菇,然後及時做成帶有樹林味道的蘑菇湯。

也像小森的冬天嚴寒,大雪紛飛,正是天然的冷凍庫,市子和鄰居們會把晾乾的白蘿蔔埋在雪地裡。芬蘭的冬也特別悠長寒冷,我們做了冰箱容量無法負擔的餃子,也會鋪上保鮮紙,就那樣攤放在陽台上裸凍著。

芬蘭這片“沒什麼”的國家,有我這輩子算是獨特的生活片段。大家隨著四季變化而作息,取材自土地森林湖泊。芬蘭因資源昂貴有限,大家不輕易浪費資源。沒有經常上館子的奢侈,不比家鄉的便捷,有時還得花很長時間處理食材和烹調,日常習慣甚至退化到較原始的方式。但是奇怪的是,那些還帶有大自然氣息的食物,醜醜地,也不華麗,卻擁有讓人回味的魔力。親力親為的實在感亦讓人意識到,生活和大自然有那麼地息息相關。

於是給朋友發個短訊 --- 日本和芬蘭在某方面果然很相似。


Wednesday, February 15, 2017

Same Same, but different 的人生

< A Street Cat Named Bob, 2016 >

情人節看一部淡淡的,但暖如三月已經來臨的電影,感覺美好。

看到James戒毒後朋友問他感覺如何而他說:「I feel good. The same, but totally different」,我就笑了。

想起在ABC山里徒步,問起明天的路程如何,明天吃什麼,路上的風景會怎樣,山导都會一臉認真的回答:「Same same, but different 」。後來仔細一想,看似不太邏輯性的一句話,卻埋伏著深厚的人生道理。

其實我早該懂了不是嗎?以前在芬蘭,一開始總覺得悶,後來卻漸漸懂得了它的低調它的冷酷。開始發覺相同的下雪天,相同的陽光景色,也可以擁有不一樣的天色,不一樣的溫度,不一樣的雪花,不一樣的心情。

想不開的時候,就連看出去的風景是灰的。有時,還得掏心掏肺地經歷、痛哭過、失去過、和某些人某些事插肩、或遇見BOB一般的自來貓。可是我相信,只要濾清那層灰,就可以發掘平凡日子的美。有天醒來,會意外地發現今天和昨天一樣,也不一樣。

原來,我們總得花點時間,才能有足夠的信仰,把日常修練成一種念念不忘。依稀記得我曾经這樣寫過,這些年丟失了這個信仰,幸好又突然記起来。



Wednesday, February 8, 2017

我喜歡你簡便的行李


 
是,我家徒四壁,無個性可言,如此貧乏。


或是早前不確定因素,或是後來時有遷移可能,不知何時,開始無意識地練習著簡易生活。 

其實本來就不喜歡過量飾物,不介意簡單裝束,也沒有特別的收集嗜好,生活相當平穩靜好,想想就明白一切皆身外物。後來發現,只要少了身外物,少了牽絆更易為所欲為。於是物量漸少而物齡漸長。 

和朋友聊如何簡易生活,不做無謂的購物,大家都有奇想,大嘆不如。我倒是每回想到不管是我還是世界都沒有雪了,就不會再有購物興致

很久以前讀鯨向海的詩句「我那麼喜歡你簡便的行李,容易抵達、安頓、然後開始愛人」,竊喜,原來簡便也不是沒有好處,于是至今記著,字句不漏

Saturday, February 4, 2017

两种不同的理想

每次看见有理想的唱作人很有理想地繼續唱作,都分外开心。
虽然偶尔会想,赵雷这家伙怎么不修饰一下,也会想李荣浩你怎么也华丽起来了呢。
不过都不重要,不是有理想么。

趙雷《理想》


李榮浩 《有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