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18, 2009

还是有很多想跟你聊的事

说起我要在槟岛上四天的课,你毫不迟疑地收留我,这点豪爽你一直没变。谢谢你借了昏黄灯光的主人房给我睡。我喜欢你一目了然的家,有点乱,随意摆设的家具,好像从来没有时间整理的感觉。我一向对陌生并不随意,但总可以在你那里找到自在。

住在你家的这一周,我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有没有发现,在我忙得睡眠不足的时候,我还是很努力地在临睡前和你聊天。还联系着的老朋友越来越少,我应该很庆幸,有些朋友即使很久不见,还是有说不完的话。

看着17楼的夜景,看得见海,仿佛也听得海的声音和闻到海特有的咸腥。灯火形成非常美丽的图线,跑在路上的车子虽然很小,但还是清晰看见马路是繁忙还是顺畅。我突然就想起了8年前我的小小宿舍,同样的方向,同样的车龙,同样的电梯速度,同样的停车场(不同的也许只是我而已)。那时只有我喜欢站在阳台上看风景,打在脸上的风感觉是温饱的,风很大,不开电流风扇还是会不甘寂寞地转。

我们说起面子书,为无论选了哪个答案无聊指数都是100%的测验题大笑。原来现今的世界是这样无聊。你说起外婆的葬礼和美丽的神秘事件,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我们甚至说起了肌肤敏感和QV牌沐浴露,有些事,我们都假装不再敏感。

你谈起工作的瓶颈时我是有些意外,你是那样喜欢目前的工作,常常带着信心和热忱,兴致勃勃和我说工作上遇见的人和事,而今是怎么了你?我想你或许是累了。有时,我们都需要一个不工作日。

你跟我说,要好好储蓄,别再四处游荡。我知道你是苦口婆心的,但我还是缺乏好好生活的认真。是该改过来了。30岁以前没完成的事,该在40岁以前去做,即使有很多事你不会赞同。我突然觉得你变得很坚强,很实在。

我们谈起威尼斯的风,蕾丝岛的颜色,匈牙利的雨,CK的屋顶,林明的云,清迈的悠闲,当然还有德国和你曾经住过的英国,然后带着各国的风情在热带的空气因子里沉沉睡去。

还是有很多想跟你聊的事。

这一周,过得也太快了。

1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i think i know her... =) haven't spoke to her quite some while, still stress out by work? ~K, London~

阿麗安 said...

我喜歡的朋友也在檳島。:)

Chree Yee said...

K, 我们也谈起你呢, 哦他们明天飞柬埔寨呢

以前我和朋友说笑, 总有朋友来自槟岛不是吗? 阿麗安, 你以前是不是USM的?

阿麗安 said...

我是的。身邊朋友都是的。你呢。

Chree Yee said...

我是,所以才认识那时候特别酷的芷若和看起来还很善良的LCK。呵呵,他们一定说我那时候很静。

lck said...

我只說你跟我小學同學許小姐是舍友,也提到當年你家在我樓下。

Chree Yee said...

我记得,是D座。许小姐交友广阔,到处都是她的朋友呢。

Anonymous said...

呵,今早从机场回家途中才在想槟城的她刚到柬埔寨还是回来了。-K, London-

Chree Yee said...

回来了...刚刚才和她MSN, 听起来好开心的样子, 我又错过了一场同学游乐会, 他们快要忘记我了.

Anonymous said...

我错失的比你多, 先被遗忘的将是我。。。

低估了时差的威力,从马达回来后,每天下班后睡虫就找上门。等时差调回再与你好好聊吧。-K-

Chree Yee said...

好好,等你养足精神再逼你交照片 ^ ^

Anonymous said...

交了,交了!不用你逼。

同游四人中的两人已快手快脚把照片转发了,我可不想'包尾' =P

-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