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8, 2009

咖啡因时间

在欧洲,几乎天天喝三个C两个P的卡布奇诺。

那里的卡布奇诺特别顺滑香浓?也不是,我只是一向不习惯强烈的espresso,温和的latte macchiato又贵,连清水果汁都贵。其实我连卡布奇诺也喝不起,只不过有些东西总慢慢变成一种隐,只要想像在欧洲没咖啡喝这件事简直就没有办法忍受。

所以,尽管贵还是天天喝卡布奇诺,至多选家庭式的餐厅。大太阳时避暑喝咖啡,下雨更理直气壮点热咖啡取暖,无聊时一面喝一面聊,疲倦时一口气提神。反正,就是找借口坐下来喝咖啡。

因为在不同的城市溜跶,于是,每天的咖啡因时间变成无法预测,很慎重又好奇的事。我们会遇见怎样的咖啡馆?今天的咖啡有没有昨天的香滑?捧上的杯子是什么个性?杯子和咖啡是否匹配?老板娘是否亲切友好?咖啡在泡沫下维持多久的热量?

没有喝咖啡的哲学,不在乎喝的是哪一国咖啡豆,也不执着于煮咖啡的水温,我想,我们享受的只是那种除了咖啡香围绕,其他什么都不存在的 --- 专著。

6 comments:

恩妮 said...

我是敌不过咖啡的香味。

Chree Yee said...

可怜的Hetti,被我们害到要破戒,幸好她定力强。

好攝之徒 said...

我也喜歡和咖啡,也希望可以到世界各地(尤其是歐美)嘗盡所有不同的咖啡。

Chree Yee said...

其实我们这里的咖啡也不差哦。

Hetti said...

是啦,没得喝还要看你们喝

Chree Yee said...

你定力一级棒!要是我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