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3, 2007

我的求学生涯

那天和同事们坐在Email餐厅里喝咖啡聊天,突然就聊到了校园生活。我的求学生涯就像不小心按下Review键,一幕幕地快速放映。

其实我一直都不是很好的学生。虽然不会打架闹事,但喜欢伪装成low profile,就是那种没来上课班主任和同学们都不会发现的无所谓学生。懒但是会交功课,遇见有兴趣的课也会认真听,像关于巴比伦空中花园,罗马兴亡史,冰川如何形成,喜食人血的国王,或是胯父追日。不爱上补习班,参加很多课外活动可是却不太热忱。

升上中学时,全系共有九班,以颜色排名,我念最后一班玫瑰色。后来升上第二班,一直都没有考进精英班。那时年轻一点都不在意,以为不必努力只要勇往直前就可以到达自己想去的地方。考PMR那天我去朋友家里打电玩,考SPM时一个人跑去电影院看Keanu Reeves的科幻片和John Travolta的Phenomenon。那时的戏院还是古老的,楼上有特别座位像古老歌剧院的那种建筑,特别有味道。

家人以为我努力考试,其实我深夜追看小说,从妈妈的琼瑶,爸爸的徐速,到卫斯理亦舒金庸古龙,我看得又快又狠,三天看一套金庸小说。不过看得快忘得更快, 所以一直到现在小说都可以重复看好几遍。

中四那年喜欢画画,一面做功课一面涂鸦,在我家度假的表姐看得翻白眼,马上收起我的画坐身边给我补习功课。当时我很羞愧顺从地收起画画的心情,现在想起时不禁会想如果当初不是那样的话我也许会成一步一步为画家也说不定吧 :-P

但是PMR/SPM都过关了,领成绩单的时候班主任像是见外星人。成绩不见得好,他只是奇怪这样的学生也可以过关,也许他想是不是有什么搞错了。我记得那个老好人说,有时我很怀疑你是不是有听我讲课,很多时候我说笑话全班同学笑翻了,可是你却没有反应,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弟弟说我运气总是好了一点,是呵,到现在想起来还会为自己的好运气捏一把冷汗,我居然顺利上了中六和大学。

中六的朋友都认真念书,不是没想下定决心把书读好,但总是心不在焉。

整个大学更是散漫,上课点了名字就偷偷溜出课室,所以总是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上日文课总是迟到。有时也会装可怜地对某个讲师说我要早退回家乡。后来讲师每回看见我会自动说今天有同学要回乡我们早退30分钟…有这样的待遇 J

但那时异常喜欢上商业法律,听很多有趣的故事,像那个医生因为职业道德而没有揭发病人的事件,只觉得生活都是满满的意外。还喜欢心理学,和室友研究睡眠和梦分几个阶段。

华文学会,佛学班和创作坊我都莫名其妙凑上一脚,不过却是最不合作的成员。我想那时的我已经不再适合团体行动,很多事情只要限定性我就变得不知所措,像和一群人在讲堂里a, o, u, e开声, 新生会,或是一起办展览会。

回学校做回馈时,学弟妹们问该如何选学校科系时我也开始为难起来,我很想说其实除了理科,大学那有将来用得着的学问呢,它不过是一个值得一试的经验。 可是那样会不会误人子弟? 如果以为选课系是为了将来可进入理想的行业, 这样想也许会后悔莫及。很可悲,世上并没有理想的职业。

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人生必要的知识都在幼稚园里学到。说得一点都不错。我在幼稚园学会帮一只母鸡在弯曲的路径找回它的蛋。不过现在的幼稚园里已经不在话下,真是可惜。

1 comment:

Chree Yee said...

阿木,2007-10-03 13:52:25
我考SPM的時候 幾乎一個星期下來都通曉
最後一科卻睡得不省人事 差點爬不起來應考
我以爲那麽努力一定會有回報的 但是
我拿了成績的那一刻就開始眼眶溼了一直到回家
我真的很用心 但是 成績卻那麽不堪設想
我的老師幾乎不明白不相信爲什麽我會有這樣的成績 我真的很難過 至今依舊 因爲上大學時我的理想 至今 我依舊不明白 爲什麽我書唸得比別人苦
成績卻那麽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