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1, 2011

試驗性戲劇

説來慚愧,在查爾斯大學上電影學,沒有底子的我,一下子要習慣電影業專用詞彙,真是自討苦吃。各類濾鏡,畫面比例,8/16/35/65mm膠卷,燈光架,18%的灰色。。。和數碼攝影的理論相似,但大部分還是有差異。畢竟,電影是底片和數碼的合成品。看來,等我稍微習慣那些詞彙,又到了離開的時候。

只好很阿Q地提醒自己,以看電影的心態上課吧,把過程當作一場快樂試驗也不錯。

說起試驗,捷克的試驗性戲劇比電影還吸引我。甚至,我非常懊悔爲何當初沒選戲劇係。懊悔歸懊悔,我還是非常感謝這座城市不時都會給我一些隱藏式驚喜。

捷克的試驗性戲劇是一個結合舞臺表演,幻燈片,攝影學和電影藝術的新媒體(new media)。當中劇院以Laterna Magika 和National Theatre最具代表性。表演則以Black Light,Polyekran,Kinoautomat 深獲好評。Laterna Magika創辦人是捷克知名戲劇大師Josef Svobada,早從1958年為布拉格寫下輝煌的60年代。爲何稱爲“試驗劇”我也不太清楚,也許在60年代屬非常特殊,有別于一般舞臺劇,想試探民衆的接受寬度吧。

到布拉格的朋友若有多餘預算,不妨到Laterna Magika看一場視覺享受的試驗性戲劇吧。票價240-680 CZK (10-30歐)。雖然老城街上都是較便宜的黑光劇院,但我還是推薦歷史悠久,擁有專業水準,經常製造驚喜的Laterna Magika或國家劇院。

打算在12月3日到Laterna Magika看一場1997年的《The Wonderful Circus》,是Josef Svoboda的名著,大師都逝世9年了,他的精神還遺留人世,真是一股讓人感動的力量。屆時再分享觀后感。

photo from google ~
Laterna Magika從 60年代(左)到21世紀(右)的多媒體舞臺劇

黑光劇(Black Light Theatre)以“眼睛在黑暗中只能看見有限的物體”的概念出發。它混合木偶和真實演員,加上善用布帘和燈光控制,用無限的想象力創造視覺上的比例錯覺和空間幻覺。眼睛看到的也許不是真的,看不到的卻不代表不存在。
立方體劇(Polyekran Theatre)以多達112個立方體湊成大銀幕,以燈光和鏡片製造光和影,每個小立方體都會前后移動播放影像,加上真實演員和銀幕主角的對戯,可以很詭異也可以很詩意。1959年由The Mirror of My CountryLook Into The Eyes開始,再次創下布拉格戲劇的另類精彩。今天身于數碼世界的你也許會說,那沒什麽了不起,但試著站在60年代的立場,那根本就是前衛藝術嘛。
互動劇Kinoautomat Theatre是最早期的互動多媒體劇,它擁有多種選擇,讓觀衆自行決定情節發展。故事會在關鍵部分停駐,讓觀衆以紅或綠色按鈕來做選擇,再以服從多數的方式決定劇情。和當今的電子書,數碼詩,電腦遊戲上“與觀衆互動”的概念相似。有人說,這類舞臺劇給觀衆造成假民主的錯覺。你在做選擇的當下已經掉進了製作的陷阱,不管哪種選擇,其實都會把故事進行到一個特定的結局。

Laterna Magika
Ostrovní 1
112 30 Praha 1
http://www.narodni-divadlo.cz/en/laterna-magika

6 comments:

moot said...

戏剧我不大懂, 说说“铜臭”吧。 这些剧团到底是国家资助的呢,还是靠门票支持的?

Chree Yee said...

兩個都有。老建築物本身需要修費,現在由捷克文化中心負責。门票支持當然是必要的,不然怎麽存活?

恩妮 said...

多好,名言正順的將看電影為功課!

moot said...

如果用“国家名义”养牛的方法,没人买门票不是问题。 蕃薯国的国油交响乐团,就是这种玩意。

润筠 said...

說到戲劇係,我當初也有想要考,但是最終還是沒有選擇。

每一次似乎還沒有來得及把事情弄清楚,時間就過去了。

劇場的豐富性令人嚮往。互動性劇場,聼起來最不有趣,選擇的項目也不多吧,這樣的劇場少了很多的驚喜啊!

Chree Yee said...

恩妮,還是要考試的。

superliang,有國家養著多好,沒有門票壓力。

潤筠,我以前還以爲戲劇係悶死了。唉。我非常期待黑光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