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8, 2011

兩個陳

這這這。。。這也太陳建騏了吧?雖然很喜歡此類清新小品,但暫時還不能習慣它出自陳珊妮。很多主持人看到陳珊妮上節目都怕,都說她是個很難訪的歌手。歌唱選手也怕陳珊妮,都說她直接苛刻。 這樣的陳珊妮怎麽可能如此清新?

記得趙詠華說過,不管是什麽歌,都能唱出它的旋韻,那才是專業。

不得不承認,陳珊妮就能唱出所有的可能性。而且就算再多變的音樂類型,她的風格還是有跡可尋。不管是《華盛頓砍倒櫻桃樹》的indie,《拜金小姐》的詩意,《雙陳記》的龐克電音,或是《I Love You John 》裏大玩文字的諧音遊戲,每一次都讓我大吃一驚,情不自禁地等待她下一張專輯,迫不及待在第一時間聼一聼。

可能很多事情都只是需要一個習慣期。尤其是特別個性,前衛,創作的女歌手,更要多加一些耐心。



8 comments:

YH said...

我还是比较喜欢以前酷酷,玩电音的陈姗妮;

这个我接受不到,不要怪我,怪只怪姗妮以前的风格太强烈了,和太讨人爱了。

moot said...

“不管是什麽歌,都能唱出它的旋韻,那才是專業”。。
哈哈哈哈哈,有趣。 等趙詠華年长多几岁,才来说什么专业不专业吧。

歌唱传达和生活上的语言的联系非常大。 想必趙詠華应该是厉害的语言天才,拿个爱尔兰歌, 印度歌,Blues 什么的, 就可以专业专业。 :p

Chree Yee said...

YH, 我可以接受,只是不太習慣。我們這些聽衆也太難滿足了。

superliang, 你也太嚴格了吧?你明知道她不是那個意思,她也沒說自己可以。把各種語言加附在音樂之說,根本沒人做得到,即使是語言天才也不能掌握每個語言啊。

恩妮 said...

怎么不可能?不过曲还是陳建騏的。
创作歌手就是有变的可能,而陈珊妮她更本无需讨好听众。换一种音乐型,也不过像季节替换,心境更换一样。

啦啦仔 said...

好喜欢陈珊妮,我的写字风格或多或少都受了她影响,这么一说,她倒成了我的启蒙者。当时买她的专辑,不是为了歌声,不是为了旋律,其实只是为了她的文字。

润筠 said...

我也不習慣這樣的陳珊妮,不過還是喜歡19甜甜的曲風,另有一番感覺。

其實,我看小燕之夜的訪談,發現陳珊妮這個暗黑公主私底下很熱情好玩的。

Chree Yee said...

恩妮,我卻覺得這樣清新有討好的意味。

啦啦仔,相信珊妮老師是很多人的啓蒙老師。我也愛她超級省話的文字,這一點那麽多年都沒變。

潤筠,那我們一起來習慣習慣。看公主日記也會發現她調皮的一面,可惜她現在不寫了。

moot said...

你也应该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p
歌的旋韻, 很多时候是跟随演绎者的生活背景旋律,超出了创作人的框框。许多专业歌手是唱出来歌的“旋律”,其实是僵尸。 :p

如果要尝试创新,欧美Indi 大都会去试试重新演绎其他歌手的歌曲, 回到歌曲语言的基本。和欧美Indi 有点不同的是, 中文创作歌手到了某个阶段,都会沉迷录音工具和效果什么的,忘记歌和语言的关系根本。陳珊妮的Fusion, 看来会继续撞一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