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 2011

無關痛癢

和待在芬蘭的同學聊天,總無聊地問一句:開始下雪了嗎?我們對冬天的定義,似乎定在開始下雪的那天,也不管正不正確,反正不講理就是痛快。

還沒有呢,同學說。今年的冬天趕不上氣候那班車而遲遲不來。於是大家又開始擔心地球。I.R.問,我可以投訴嗎?關於冬天遲到這一回事。請問今年誰是天氣負責員?

在芬蘭就是這樣,天氣絕對是件大事。在其它地方你打我我打你的時候,我們最關心的是,下一個季節來了沒有。

 
而我保持每周六都依時去游幾圈的習慣,雖然這裡沒有芬蘭浴。泳池很近學生村,如果不為兩旁的楓樹停下腳步,大約2首歌半就可以抵達。我常常一不小心就分神,所以多聼了幾首。泳池兩面都是落地長窗,天氣好的時候,陽光從正面灑下來,仿佛夏天還沒有過去的樣子。我喜歡落地長窗,那是一張播放天氣的銀幕。

物櫃的鑰匙是銀制的,上面挂著號碼的牌子也是銀制,鎖上了櫃子可以戴在手腕上,像條銀手鏈。兩种銀制品碰在一起的時候,發出“噹噹噹”的聲音,非常好聽,好聽到我不捨得把它脫下來。相同頻率的人碰在一起,也會這樣好聽吧。

有天不捨得離開,坐在觀衆席上待了一會。在有四季的土地上,室内泳池是個和四季無關的東西。不管室外有多少憂愁化成水仙,不管思念有多瞎夏,不管落葉飃得有多淑女,不管白雪累積了多少寸,它始終保留一樣的體質和體溫。

多麽神奇呀,這世界上居然有個和季節無關痛癢的東西。

我們要經歷生命到什麽程度,才練成那樣坦然而豁達的胸襟?

5 comments:

秀秀 said...

‘相同頻率的人碰在一起,也會這樣好聽吧。’ - 好喜歡這句話。:-)

然而,若生命裡只剩下純粹的無關痛癢,又似乎太沉悶了。

CY,我真的覺得,讀你寫的,感覺你的生活就像一首詩。^^

新怡 said...

我傻傻地问了泳池管理员,冬天的时候,泳池的水温会比较温吗? 她摇头地说,1年365天都是28度。

ps: 我圣诞将回到奥地利,迎接新年在黑森林。

yeelee said...

cy,读这篇,让我想起很多年前,我在马大念书时每天的午泳。怀念那段美好独处的时光。
岁月如梭。

Chree Yee said...

秀秀,是啊,所以我们还是会痛,会快乐。

新怡,听起来好棒的圣诞新年。签证问题,我提早回芬兰,不来找你了。

yeelee,岁月如梭,谁说不是?你可以带两个女儿一起下水。

新怡 said...

不管那里,我相信我们会再见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