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8, 2011

原來音樂是一顆球

有些東西一旦碰上就没完没了,而且永遠也摔不掉。

我指的,是北歐音樂這囘事啦。尤其是瑞典獨立音樂。尤其是瑞典女歌手。

想起來心理不平衡,遠為北歐一個小小國家的瑞典,上哪兒找那麽多好聲音?非主流音樂如何在缺乏宣傳手法和管道下揚名海外?Peter Bjorn & John, Lykke Li, Jens Lekman等如何飄揚過海?

獨立音樂,就是所謂的independent music,簡稱Indie,風格清新,獨特創意,有別于一般流行音樂,以低成本製作發行,並且不屬於任何唱片公司。有些歌手甚至傾家,也要自費做自己喜愛的音樂。

我鍾情于獨立樂,因爲它不僅是音樂,還是一种叛逆,一种自由,一種精神。

去年讀過一篇文章,印象深刻,Nancy K. Baym 和Robert Burnett探討的就是瑞典獨立音樂。因爲是獨立樂,沒有唱片公司來宣傳,在海外只得靠粉絲義務地散播。他們不惜花費大量時間,金錢,私人空間,而且全不求回報。通過部落格,面子書,last.fm,iTunes,Youtube等網頁,他們介紹歌手和專輯,提供免費資訊,討論,聚會,建立音樂圈子。這些業餘粉絲,聊起獨立音樂,往往比唱片公司還專業。

受訪者說:他們不過是熱愛獨立音樂,把對的音樂傳到對的人那裏,然後被轉播。就是這樣。當年的我,不也是無意中在某網站碰上北歐音樂,意外點成執著,從此视北歐音樂为使命。原來音樂也是一顆球,自由地滾啊滾。不怕沒人踢,只怕它翻滾不了。感謝數碼科技,以及不計回報的粉絲們滾的球。你們的努力,我看見,同時深受其福。

最早接觸Hello Saferide的時候,很愛她的詞,很隨意的感覺嘛。我们觉得痛,皆因夏天远去。

喜歡Frida Hyvonen的活潑和肆意皆能和平共存。

喜歡Britta Persson認真的聲音無意中會偷偷出軌,帶有神經兮兮的味道。

8 comments:

YH said...

好听!希望这里球快快滚来我这边。再不的话,你就快快把球给丢过来给我。。哈哈

*最近迷上了Angus & Julia stones,也是,很。好。听。

润筠 said...

你說北歐音樂,我卻莫名一直想到冰島音樂。在這裡無形中聽多了中文音樂,謝謝妳的分享,很喜歡Hello Saferide那首。

moot said...

哈, 瑞典,文化上不是小国了。 瑞典国家名义上说瑞典语, 不过可没说过要放弃德语文化。说起来,整个瑞典音乐的根和德语有非常大的关系。

如果像马来西亚那样,让政府到把语文搞僵尸化来处理,自卑到去打压其他文化,瑞典就没那个成绩了。更好笑的是,印尼已经不再理睬马来西亚的马来文化圈, 马来西亚还在夜郎自大自己的“正统马来文“

Chree Yee said...

Yh,那你趕快守門吧,就快攻球門了。Angus & Julia stones民歌也好聼。太多好聲音,感覺真幸福。

潤筠,冰島是北歐一分子啊,你沒想錯,他們的音樂的確很北歐。

superliang,和德文有關聯嗎?是瑞典古典音乐?我真是吃飯不懂哪囯料理的飯桶。大馬一向就自大聞名。

啦啦仔 said...

那么你有留意大马的独立音乐吗?呵呵~

Chree Yee said...

啦啦仔,歹勢!完全沒留意大马独立音乐。我們還停留在民歌餐廳和音樂工作坊那種小衆表演吧,別的好像都不成氣候,像“獨自”多過“獨立”音樂。

moot said...

应该说瑞典音乐有非常深的“德语文化基础”。然后从那基础立足再发展出去。

http://en.wikipedia.org/wiki/Music_of_Germany

润筠 said...

看來我也是吃飯不懂哪囯料理的飯桶,地理要惡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