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3, 2011

還說什麽守護


昨晚看了第一部捷克電影《Protektor》,守護者。一部黑白影片,卻沒有黑和白的純粹。拍攝地點在布拉格,看著看著,就看到熟悉的街景,感覺好奇特。

年輕導演Marek Najbrt無意敍述納粹時代的悲慘,畢竟,那樣的故事太多了,眼淚也太多了。他以黑色喜劇的手法,笑談一些發自内心的微薄抗議,在嚴肅氣氛中,漫不經心地丟一個小小幽默。

1939年的布拉格,是一個餐廳/泳池/電影院,都標示著“猶太與狗不得進入”的年代。捷克人Emil對猶太籍太太說:別擔心,我會保護你。於是,挂起了希特勒的照片,Emil進入電臺廣播納粹新聞,諷刺性地紅了起來。隨著越來越多的要求,很多事情開始失控。婚姻變質,從不犯法的他在慌張之下偷了單車,反常地把太太鎖在雜物室裏。

太太Hana的演員生涯隨著德軍入侵而結束,因爲丈夫的關係沒被送入集中營,只是被禁足。她卻不甘心待在室内,戴起金色假髮,她偷偷跑去戲院看電影,和攝影師在城裏溜達,在不該出現的場合現身,在各種“禁猶太”的警告牌前拍照。那頭金髮多麽地明目張膽。

Hana爲了幫Emil送走偷來的單車,卻意外發現丈夫婚姻出軌。心灰意冷中,Hana前往集中營報到。故事在這裡結束,除了背叛,沒有守護者。

我想,影片可能想說,不論多大的力量,多大的混亂,不管是可怕的納粹年代,還是安逸的現今,藝術都得流著叛逆的血。也許最後不得已妥協,但在使盡力氣掙扎之間,總會留下點什麽。

2 comments:

YH said...

这部怪鸡电影好看吗?有没有看到睡去:)

Chree Yee said...

我也以爲看一半就睡掉,但還不錯,很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