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 2011

再久不見


MC,

再久不見,我也記得你自然卷的頭髮,稍微不留神,就會微微往上翹起來。那時,我以爲你會像你的頭髮一樣不羈。沒想到這些年,我這個直髮的人卻比你還不安于室。

有關將來,沒想到的事情可不止頭髮這囘事。誰也不知多年後的我們,好比窗外的木棉树,飘到哪就在哪裏展开不同的生活,漸行漸遠。

你MSN我的时候,我刚从早晨醒来,还未习惯陌生城市,心胸空荡荡地,缺了一角,所以努力想抓住些什么。仿佛有点预感,心里想,别告诉我你要结婚了,我實在不想再當一個缺席者。

闲聊了大半个钟,你说:我结婚了,別怪我低調,酒席只请近亲,想在第一时间跟你说。

我知道低调是你一贯作风,也知道这样的知会可算是够交情了。但是,想起來非常氣餒,结了婚度完蜜月才告訴我,这样的“第一时间”也太讓人措手不及了。

有些朋友调侃地说,你只赴我的约,如果连我都没有你的近况,其他人更不会有。懒得跟他們解释,友情不是路边的野花,它需要栽種,别希望可以不收不放。我一直没有放弃和你通消息,虽然只是説一句好久不見,虽然局限于一小框MSN,或草拟一封短讯这样的形式,我也會覺得溫馨。

谢谢你在最幸福的時候,在世界某個角落想起我,在“第一时间”分享你的快樂。我只是很想跟你說,再久不見,我也記得你微卷的髮絲。不再祝你幸福,因我知道,你過得很好,很好。

CY,布拉格

6 comments:

老顏 said...

這是一首委婉訴衷思念的歌,MC想必是個特別的人。

Anonymous said...

嘿,每个人心里总有一个特别的人。

sy

老顏 said...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沈家宜?

Chree Yee said...

MC的確是個特別的朋友。
Sy,不止一個,有好多個,怎辦?
沈家宜?大畫家很up to date一下。

Anonymous said...

嘿,原來妳心中有那麼多柯景騰?
不用緊,人總是多情的。呵呵


sy

Chree Yee said...

我還活在家明與玫瑰的年代,早過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