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9, 2011

有沒有人愛她?



在結婚派對上,抱著木吉他的黄淑惠自嘲地說:我沒什麽代表作,這是唯一,就唱這一首吧。

聼起來好心痛。

曾希望黄淑惠可以紅起來,她有討好外表,輕柔聲綫,可以寫詞譜曲,有強勢的製作班底。如果還缺少些什麽,那只能說是運氣。所以很多人沒留意,田馥甄的《LOVE》就來自黄淑惠。我喜歡原創版,少一份修飾,多一份自己,而且還是唱現場呢。

其實黄淑惠小看自己了,我以前就很喜歡聼她的《想念》和《地圖》。在芬蘭遊學這段日子,更能體會歌裏的那種冷。在異鄉的夜半醒來,刹那閒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的冷。

但最可怕不是夜半,怕黑可以把燈亮著。張姐曾說,你房裏真夠亮的,賊亮。最可怕的是黃昏,天黑前最後一道光,是最蕭瑟的時分。我的電腦上,還故意留著大馬的時間。MSN上,看著親友一個接一個下綫,最後剩下長長一列淡出的名字,印證歌裏唱的:戴的手錶是你的時間,當我思念你正入眠。

然後我明白了,當初離開地那麽徹底,只因我知道,我懂得回家的路。

4 comments:

lck said...

我愛她......的*只好* (好聽x10000s)

润筠 said...

我也愛她!這首歌沒有收入Hebe專輯的時候,也聽過她唱現場,一聽就愛上,後來也是比較喜歡她的版本。

實際上,她賣了不少作品。上一陣子也找她早期的專輯來聽,聲音好清新。從sukimina到aki到現在的ika,還是喜歡淑惠的歌聲和作品。

Chree Yee said...

LCK,我也愛只好,那還是sukimina的時候吧?只好祝她幸福。

潤筠,在馬六甲聼的?明明是甜美清新的聲音,聼起來卻有點藍。

润筠 said...

在馬六甲民歌餐廳,也在好幾次的音樂節聽過她唱現場。也許是因為那一絲的藍,無形中更被她吸引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