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3, 2011

最沉重的旅程

9月11日,沉重的晴天,克拉科夫

對波蘭最早的印象,都來自兩部電影。我常想,這樣一個小國能承載多少傷痛?今日幸存的波蘭是什麽模樣?人們泱活在痛苦中,還是快步往前走?

當我步入猶太集中營,我才意會這是我有史以來最沉重的旅程。回程的巴士裏,沒有人笑得出來。導遊小姐也沒有笑容。她問,你們可否想象德軍建造了一個什麽樣的地方?我們稱它為“紀念館”,其實,它是一座墳場。

哦不,我心裏在喊,不只是墳場,那是一座人間地獄。一個看起來和青青校園沒差別的村莊,充滿各種各樣的死亡。搶斃,絞刑,吸進大量的毒氣直到心臟苛負不了,餓死,病死,兒童被當作實驗品試葯,即使二戰結束以後,人們還是因爲營養不良而繼續死亡。

有人警戒,別做壞事,不然死後打入18層地獄。這,就是18層地獄。不同的是,做不做壞事都得去,至死的那一刻,他們都以爲他們只是被送去集中營工作。工作是最大的福氣,因爲有工作的人可以活久一點,而所謂“久一點”是指6個月。

19,20,21塼色大樓是名存實亡的醫院,病人都不求醫,不是因爲太健康,而是進了就再也沒人出來過。

首先看到的是這個,我不明白的是,什麽樣的深仇大恨,促使要一個民族滅亡的信念?
 堆積如山的鞋子,可以想象多少人被處決。而這不過是冰山一角。
 後來,他們終于有床可以睡。但絕不是爲了更舒適,而是可以容納更多的人。
一層的床要睡上8-10個人,連轉個身都不行。
 籬笆外叫做自由。也有少數人成功逃獄,被處罰的不是逃跑的人,而是營裏的同胞。
 有人留下看不懂的字句,在小石頭上。身邊的老先生說,那是祝福語。
我點頭,祝福可以是任何語言。可是,當年世界狹小到容不下一個民族。
 天空和我們一樣,浸溺在一種傷痛的氣氛。

11 comments:

館長《志強 cK》 said...

希望人們知道自己做錯了甚麼,未來的世界才可以得到真正的和平。

YH said...

不要这样伤感,明天带你吃好料!

老顏 said...

YH又跑去玩樂了?為何大家都那麼曉得及時行樂?

YH said...

因为我不用「生孩子」。哈哈!

恩妮 said...

老颜,及时行乐和活在当下,已是现代生活宗旨呵。

老顏 said...

我太古代了,天天在家生孩子,守著一片土啊,有時候真覺得沒意思

恩妮 said...

能够守着一片土,也就拥有一片天,走不走都一样了。

Chree Yee said...

志強CK,說得好,天災已經很可怕,所以万万不能有人禍。

Yh,謝謝你的大餐冰淇淋還有手信啦 ^^ 祝你在意大利遇見更多美女!

老顏,有孩子萬事足,怎會沒意思?努力畫,雖然我只能精神上支持。

恩妮,一片土等於一片天,想來真對,還是無盡的天呢!

Boonsky said...

This reminds me of my visit to the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in Washington DC. There was a huge pile of shoes as part of their exhibit too. And that was a day out heavy with sadness too, draining.

老顏 said...

精神上支持也是支持!谢啦!

Chree Yee said...

Boonsky, everything appears to stay in its time, doesn't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