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4, 2011

照片的力量

感謝阿麗安等堅持要我走一趟《30年后的Manang》攝影展,以致我在晴朗的天走進展覽廳,流連忘返。

捷克攝影師Michal非常好奇父親走過的路,看過的風景,遇見的人,於是他拿著父親30年前的照片重游馬囊村,尋找照片裏的主角們。尋找過程沒有想象中容易,有些人遷移加德滿都,有些長大,有些老靡,有些不在人世,還有個小孩無論怎麽認都是個謎。

查無此人!你可以想象嗎?整個村子,沒有人記得那個戴面具的小孩。那是鄰鎮的小孩,還是……我看太多童話漫畫的毛病又及時發作。

讓我意外的是,30年后,那個樸素可愛的村子,沒改變多少。

這些日子有點審美疲勞,看見如斯故事,自然欣喜。Kember曾經在1998年寫:摄影提供了一个令人安心的图景 --- 仿佛一切都定格在某个地点,时间和空间。

基本上我同意。歲月從來都不是仁慈的劊子手,相機卻巧妙地借了一點的時光,凝固成影。然而這個影展又再度欺騙我們,一下子把時間跨越了30年。不在記錄裏的30年,那些人們經歷了些什麽?村裏辦了多少次Badhe節?時光都去了哪裏?

這是照片的力量,還是照片的疏忽呢。

 
我異常喜歡那父親拍的照片,陽光明媚地照在孩子們身上,刹那間還以爲時間是不會走的(上:30年前)。然而,爬在梯子上的小女孩Didi,已經不再耍樂(下:30年后)
30年前的馬囊,村民對相機的認識很少,鏡頭下都是生澀自然的臉孔。大家把認出來的居民們圈起來,寫上名字。有趣的是通常連自己都不記得的事,卻由村裏其他人認出來。


註:
爲了尊重攝影師,只拍了這些照片,而且刻意用了黑白色。
30年前的攝影師 – Zdenek Thoma
30年后的攝影師 – Zdenek Michal

5 comments:

恩妮 said...

老天,是Manang!
在布拉格遇見Manang一定很棒!
很好奇,30年前的Manang 和現在到底有啥分別?真想去的地方。

Chree Yee said...

我也很想(x 1000次)去,等我!照片上看起來沒變很多,但30年前較有味道。

恩妮 said...

首先要吃得了苦,聽説要搭飛機,然後徒步幾天才能抵達。

nann nann said...

咦,我昨天才夢見尼泊爾。我不停地徒步、坐車子,還跳上了一艘大船~走了很久但我一直到不了。

Chree Yee said...

恩妮,都說凡事要先苦后甜。。。

nann2,那真是會成爲夢境的地方啊!但是你的夢也太可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