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6, 2011

轉角遇見幸福

你也許不知道,有條橋,上面就像雕著五綫譜和音符一樣。你應該會喜歡這座橋,我想。

你說,找天我們吃餃子,在你到捷克以前。我說好,突然有點感傷,又接近告別的時候。

我知道,在你們那裏,餃子有個小名字,叫“彎彎順”。因爲餃子的外形就像個彎月而得名。在那裏,給人餞行的時候,你們會吃餃子,希望臨行的人在未來每個轉彎處都拐得順利安穩。

借住在你家裏的夏末,也不是不開心的。兩個寂寞的人,儘管生活習慣有點不一樣,即使常被你嘮叨我散漫的人生觀,睡前聊聊天,你偶爾給我上堂音樂課,我給你講講網絡上的怪現象,日子倒過得快。給你看我的全家照,胡扯著。你說我弟長得好高,我姐看起來很文藝,怎麽我就一副滿山跑野Y頭模樣?

雖然沒見過你的音樂家朋友,但感覺上我跟他們都很熟了,哪個擅長二胡,哪個是大提琴手,我喜歡聼他們的故事。我好想看一場你們的演出,雖然我知道那是不可能了。

芬蘭的夏末夜晚,天空不是彻底的黑,而是瑰异的果凍藍或带绚烂的玫瑰紅。有时把灯关上,在我靠窗的床前,看得見這个城市被異色笼罩着,房間也會染上特別的光。早上如果很早出门,又遇见平静的天气,出門就会看见天藍,一种特別年輕的顔色。

而在這樣潮濕的夏末,你卻常感慨地説生活不好過,不是任何時刻都是順暢的直路,一不小心會撞墻。我知道你心疼一生都不順利,現在正患病的朋友。然後,我就會過分樂觀地說,遇到堅硬的墻時,拐個彎就好了。我甚至樂觀地認爲,那個叫阿潔的朋友,不久就會痊愈。

所以關於餃子的事,我懂,心領。你別擔心我,我會帶著你的祝福,小心轉彎。我也同樣希望,你在轉角會遇見幸福。

一定會的,我堅信。

9 comments:

恩妮 said...

在异地结识到知心朋友,是难得的缘分,别让缘分就此画上句号。

棠子 said...

这篇文写得细细柔柔的,但力度刚刚好。 像条清澈的小河。 :)

你写的芬蘭的夏末夜晚,让我好像飞过去看看。

新怡 said...

楼上的棠子,要不要约个时间一起过去?
她明年5月就离开了。

Chree Yee said...

EN,好的,會珍惜每個朋友。

棠子,倫敦呢,倫敦的夏天已經過去了嗎?

新怡,9月-2月我在捷克哦

Anonymous said...

cy,

我好想念布拉格。可能有我可爱的捷克朋友在那里。希望妳在捷克也能认识好朋友。呵呵!

sy

Chree Yee said...

謝謝SY,但願我有個愉快的交換。

润筠 said...

芬蘭的夏天還沒過去?捷克的夏天會是怎樣呢?

Chree Yee said...

過去了,這周一直在下秋雨。捷克的夏天應該有70%溫暖70%美麗吧??我抵達捷克時它的夏天也完了。

润筠 said...

那么快又秋天了。哦,错过捷克的夏天?想象的应该也会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