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5, 2011

第七首淺薄

也許,再麻木都能感受到幸福,他倆身邊的空椅子,始終沒有人敢坐。法國尼斯。

張姐給我聼朋友剛得了幾個國際獎的曲子。我的水平只在聼聼流行音樂的程度,哪裏懂得曲子有多棒,自然說不出個所以然,只知道它傾向沒有旋律的印象派音樂。

突然想起,我也曾經寫過情歌啊,和一群熱愛創作的朋友。我們說,要寫十首不太悲傷的情歌,就叫想念十步曲。還沒開始寫大夥就各奔東西,想念被夾在生活裏遺忘。原來我也曾經用淺薄的感情,淺薄的句子,寫過淺薄的情歌。十萬個爲什麽的當年,竟然遙遠到差點想不起來。

這是第七首淺薄。

那時收到一雙印有綠色耶誕樹的襪子,頓時覺得幸福,幸福到不可置信的地步,因此而寫。那雙襪子早穿坏了丟了,而朋友也8年沒見。原來我們都擅長預言分離。

今天特別想念這個老朋友。

《七.幸福得不敢相信》
我穿你送的白色毛襪,
看窗外的雪,
覺得溫暖。
春天降臨時,
你還是冬天那個你嗎?
幸福到不真實的地步,
就會傻傻地預言,
分離時無法承受的痛。

4 comments:

YH said...

还是比较喜欢上面那句:
當我在秋天醒來時 • 你還是夏天那個你嗎?

Chree Yee said...

呵呵,看來這種情緒比較適合秋天。

润筠 said...

好有意境的情歌。我喜歡最後三句,尤其幸福到不真實的地步。

Chree Yee said...

潤筠,謝謝你喜歡此類型的幸福,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