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 2011

音乐里的故事性質

遠行后回家,最想听的竟然是《向左走向右走》舞臺劇原聲帶。

其實我並不特別喜愛《向左走向右走》繪本,我覺得它太浪漫。至今連電影都還沒看的我,這片原聲帶卻是這兩年來重復聼最多遍的專輯。

單看製作單就振奮人心噢。幕後有大師陳建騏,詩人夏宇,蘇打綠,魏如萱,頻有買東西的時候沒看到贈品,打開后發覺贈品比想買的東西還吸引之感。

因爲還沒看過這個舞臺劇,加上它是原聲帶,於是,每首歌都流露故事畫面和想像。我常常一面聼一面想,這大概是故事的開端;啊這是兩人第一次见面;嗯這一定是那場多事的秋雨;這便是所謂的好事多磨;這是那个公園裏的旋轉木馬。

第一次發覺,聽覺比視覺充滿想象。

然後還自以爲是地故意不看歌單,任憑歌曲帶來的感覺猜測那是誰的作品。有的不用多想,像《你是遠的一聲嘆息傳來化作我的呼吸》和《反正大家都愛過誰也不欠》,歌名本身就帶著夏宇一貫的詩意。《17號-但是夢只會更遠》《游輪與冰山》《遊蕩-不能遺忘的全在左邊》和《愛在波希米亞》,這樣微微帶著古怪但不缺文藝氣息的歌也只有青峰寫得出精髓,魏如萱唱得出味道。

當然統統猜錯,過分美麗的詞大多是夏宇寫的。

謝謝陳建騏給了我如此廣遠玩味的想象空間。這樣子聼歌一點都不寂寞,除了音樂,片片畫面一閃而過,我仿佛也看了場舞臺劇,偶見寫在白紙上的電話號碼被雨淋溼,只留下微暖而惋惜的記憶。然後我會想,原來遺憾真是美麗。



11 comments:

恩妮 EN said...

我也是在找《向左走向右走》舞台剧的原声带,上次在台湾有留意,不过找不到。(也没有时间找)。

电影可以不看,免得失望。舞台剧好多多了。

Chree Yee said...

好吧一起看舞台剧去 ^^

Bel said...

好喜欢好喜欢你介绍的歌. 谢谢 ^^

YH said...

其实没有这样难找啦(我就在唱片行看过了);说到找唱片,你们要拜我这个败家子为师了。哈哈!

Chree Yee said...

Bel,那些詞寫得很好很好,對不對?

Yh,老兄,那你以後負責幫大夥買唱片好了 :)

Anonymous said...

有想过去伦敦看音乐剧吗?
哈哈,我特地不看,留待下次回去再看。

看到你写:偶見寫在白紙上的電話號碼被雨淋溼,只留下微暖而惋惜的記憶。然後我會想,原來遺憾真是美麗。
让我有点心酸了。。。

sy

恩妮 EN said...

其实《向左走,向右走》未拍电影未有舞台剧前,就现有了音乐CD, 我有这个音乐特辑,里头用了许多法国作曲家Yann Tierson的音乐(他也就是Amelie from Montmartre 的音乐制作),挺生动的!

棠子 said...

介绍的歌都好好听。 我喜欢几米的画,但是觉得电影普普而已。 可能像你所说,太过浪漫唯美了。

论文写到我头大, 有这些歌可以激励我努力写下去, 然后可以更快到处去向左走,向右走。

润筠 said...

這些聲音好好聽,謝謝你介紹這個我忽略的專輯。

題外話:陳建騏和陳珊妮組了一個叫19的組合,有期待。

Chree Yee said...

棠子,加...加...加...油!除了左邊右邊,也別忘了走前面,後面,中間 ^^

筠,很期待,跟陳建騏會有什麽火花?近期很懷念早期的陳珊妮,像《快樂人生》和《寫給這個下午》的陳珊妮。

Chree Yee said...

Sy,

倫敦,可能明年,但窮學生沒錢看音樂劇啦。

看你多善感,我只是感慨夏宇這麽寫:那天的雨下得恰到好處,把僅存的線索弄得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