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1, 2011

泡在圖書館的日子


泡在圖書館的日子,我就坐在2039的桌子上,窗外是綠色的楓樹,它們在夏天的尾巴盡情綻放最後的青春模樣。冬天一來到,什麽都來不及了,只剩惆悵。

有風。所以樹在風裏彈琴。挺直的樹幹,是鋼琴家筆直的背。那細細碎碎的葉子,是大樹的手,溫柔地按著不存在的琴鍵。偶爾有松鼠提著腳尖快樂地躍過,那是不小心跌落的音符,不影響演出。

突然憶起一部電影,想起那個波蘭人躲在塵土飛揚的廢墟裏,因爲不敢發出一點聲音,只能雙手在空氣裏彈琴,他非常緩慢,非常優雅,非常專注地“按”著每一個音階,猶如一個演奏者在台上獨奏。

我當時想,是什麽促使一個人在生存都成了問題的時候,心裏還惦記著音樂呢?後來我明白了,就爲了生存,才千辛萬苦地惦記著音樂。若是連音樂都沒有,那才叫苦。

我就這樣長時間坐在窗前,看外面的楓樹彈琴,什麽都不做也特別感激。

終夏,有風,無聲,且安靜。

5 comments:

gRace said...

让人很容易陶醉在里面.哈哈

润筠 said...

如果把生活中所有惦记的东西都抽空,应该只剩下机械式的生活吧。

Chree Yee said...

gRace, 讓我很容易分心才是 ^^

潤筠,是的,行屍般的。

润筠 said...

图书馆的景色让人容易分心,也会让人想要成天泡在图书馆吧?

Chree Yee said...

是的,而且一眼看過去的綠色,很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