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2, 2011

到現在還是



開始聼Alela Diane,就因爲這首《White As Diamonds》。那麽冷酷,自我又迷幻地唱著民謠,我還以爲那是來自北歐某個國家的女歌手。我幾乎是在她唱第一句的同時就已經肯定,這是我的那杯茶。

我總是很容易鍾情于此類過度冷漠的創作女生,到現在還是。

那是她第二張專輯,一張她一手包辦詞曲,在她父親的音樂室完成,很棒的專輯。她說那些歌曲都像孩子一樣,而她想一手把他們帶大,然後看他們出去走自己的路。她喜歡在音樂室的時候,把窗子都打開,聼著外面的風和樹梢,然後她會覺得自己有一部份留在外面。

後來她與Wild Divine錄了第三張專輯,但我還是偏愛第二張專輯裏冷酷到骨子裏的她。

到現在還是。

4 comments:

比比 said...

我也钟情于冷门音乐,那种不随波逐流的曲子,总叫我听出味儿...

yeelee said...

喜欢。:)

Nicolas said...

nice blog ~ http://lifeofcontinues.blogspot.com/

Chree Yee said...

比比,近年來她已經不再冷門了,已成爲新迷幻民歌的代表。

yeelee,她的確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