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1, 2011

 
 Rovaniemi,北芬

在这个城市走了一天,我突然觉得天气真的暖了,有点热,于是我找棵树休息。树下涂鸦像两幅晚安故事集,一幅画着王子骑着独角兽抵抗怪兽,另一幅画着小孩骑在游乐园的木马上,亭子是城堡,大树是怪兽。

于是我微笑。

你知道吗,这也是个充满涂鸦的城,长得非常文艺青年的涂鸦,你可以想象吗?

然后我突然想起当年与你混画室的日子。是混。对于画画,我从来都没有认真过。我以为你是认真的。那时你擅长风景画,而我喜欢细描人们衣服上的纹路,我觉得它们纹着生活。画室不是有个窗子吗?面对老戏院那一扇,我喜欢坐在那里看电影画报,看尽一个城什么时候上画什么时候下画。

那时你说,我比较适合写,结果这些年,我照得比较多,当不了文艺青年。事情从来不是你我想象那样。

完成了关于“你”(narratee)的功课,我已经接近崩溃的地步。原以为短短1500字实在没什么,还自作聪明选了村上春树的短文做分析,而且我也喜欢这样说故事不是吗?我却忘了“你”有那么多层面意思,结果越写越迷糊起来,最后连我都不知是怎么完成如此混浊的功课。

你是我,一个从来没有离开过的忠实听众。你是你,即亲密又疏离,我们从来都不属于对方。你是他,每个人身上,总看到自己相似的某个部分。我加上你加上他,我暂时有说不清的想法。

而你近来好吗?我知道你很好,我只想多余地问问,然后听你亲口说好,只是这样。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这篇带点悬疑有诡异。呵呵呵!
我去porvoo也看见很多的涂鸦呢!
夏天回去吗?给我照夏天的porvoo。
你明年何时离开啊?

sy

秀秀 said...

很喜歡你寫的東西。如果可以有個如同面子書上‘like’的function,還真想like很多下。呵呵~

路過搭訕的人。:-)

Chree Yee said...

SY,我在porvoo倒没看到涂鸦,可能被白雪覆盖了。我推荐恩妮他们去一趟,所以该是明年夏天吧。

Chree Yee said...

秀秀,这个搭讪好有“艳遇”的感觉哦,看来,我该连到FB去自我like一下,哈哈哈。

我只是喜欢乱乱写,我的左邻右舍才卧虎藏龙!还有,我追看你的12封信很久了,要继续写,我会常去搭讪的。

Chree Yee said...

Sy,啊对,我该是明年夏天回家。明夏,多事之夏。

秀秀 said...

‘艷遇’。。。哈哈。:P

我的信,寫了超久的。呵呵~ 像纏腳布一樣。:P
不過,終於寫完了。還無端端多出一封,哈哈。

嗯,你也是臥虎藏龍之一。呵呵。
其實之前就從恩妮的部落格鏈接到這裡來。一直想要留言,但又不懂要說什麼。

終於決定,還是隨便寫一下來‘搭訕’一下啦。

润筠 said...

那些涂鸦好漂亮!

秀秀是“搭讪”,我是闯进来的。XD

我也是看了很久,因为留学的那篇才开始留言的。后来才知道你和恩妮的关系。

最近到处乱闯,发现这个文字的世界真是卧虎藏龙的人很多,而且你们的文字都好好呢。

明年夏天就回家?好快啊!

Chree Yee said...

为什么我的留言全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