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8, 2011

出埃及记



当《志明与春娇》再度扬名金像奖,我重看《出埃及记》,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喜欢什么奖都没份的它。

可怜活在制度下的我们,无能为力的我们,最后妥协的我们。不是吗?张家辉更改口供,视若无睹的上司,任达华最后换上了拖鞋,丢掉录音机,刘心悠走回头路……那些,都是后来低头妥协的我们。

有时真分不清楚,妥协究竟是件乐事还是悲哀。当一个守规矩安分的人毕竟是很压抑的。

重看这部电影时发现,许多镜头拍得出奇地好。我喜欢那场录口供的戏,要知道张家辉有时是很黑色喜剧的。他说,女人上厕所,不单单是上厕所那么简单。他说,你明明不知道,可又想装知道,因为怕,怕别人小看你。他说,你不信,但却偏偏要问。

原来任达华早就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有些事荒谬到某一个程度,就没有人会相信。

荒谬的是,那些可怕的女人身上写着的竟是悲哀。于是谁都走不出埃及。

2 comments:

nann nann said...

《春娇和志明》我很喜欢呀,虽然讨厌抽烟,但是看到他们两人,又觉得抽得实在有理,且好看。没想到会得奖的,听说有第二集。

《出埃及记》这片名已经让人心向往之,我也要找来看。

Chree Yee said...

彭浩翔的电影,怎么都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