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6, 2011

离场

photo by Anna

派对还没结束我就走了。

故意的。我一直是喜聚不喜散的孩子。结束前走了,就不会看到人去楼空的苍凉。结束前走了,知道有个狂欢还在我身后延续着,不知什么时候散,比较有安全感。

我仰着头看春天的夜空。晚上10点,像6点钟一样亮着。春天的夜,竟比我还不能接受现实。10度,在火边的时候还是很暖和,一下子全身都充满烧烤味。友情就像异味,不晓得怎的就沾上了。我大步走向A座,身后欢笑声依旧,对,在这样欢乐气氛中离场最好了。

这一年里,除了中国朋友,我最好的伙伴大多是拉丁人。我喜欢热情的拉丁人,虽然我不懂西班牙语。他们从来不管我是假愁还是真酷,见面先给紧紧的拥抱再说。他们常说我该学美丽的西班牙语。在他们眼里,世界恐怕是无可救药的美丽。

办了几次叙别会,送走一个又一个完成短期交换的朋友,不舍的感觉越来越盛。虽然感情不如深交十几年的老朋友,但总觉得有条线把大家牵着,就这样揪痛了。如果有比自己离开更难过的事,那就是看着别人离开。

我只是不愿意,站在原地送他们离场。我只是不确定该用什么表情,以静默以微笑?

 超市购物车都推来用,服了!
 我常念不好Alejandra的名字,我把它念成Alex,她说只要记得ale...ale...ale...那首世界杯主题曲就行了。后面芬兰朋友正准备非常美味的黄瓜酱。
大树是天然的衣架。我喜欢拉丁朋友天掉下来当被盖的爽朗个性。

3 comments:

恩妮 said...

我经常出席宴席时半途离场,好像养成习惯了。

Anonymous said...

每次要和旅途上认识的人说再见的时候,
我都会快走一步。因为独自留下来的苍凉,比空气还寒冷。那天我离开你的房子,我想像到你每次开门关门的感觉。

sy

Chree Yee said...

希望半途离场不等于半途而废啦。

SY,这是旅人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