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2, 2010

瑞典。苹果树

我居然在Arboga一连住了两晚,青年旅馆的老先生怕我闷,一直给我地图,旅行指示,其实我却住的很自在。

小镇很冷清,只有周末才有少许游客。镇上有一条蜿蜒的河,种满一镇的苹果树,雨后就会掉一地的青苹果。不小心踩到,有种咔咔清脆的声音,像苹果在说话,空气中会散发一种独特的清香。

我觉得它简直就是阿保美代笔下那个苹果村。

一直以为阿保美代画苹果树的时候,很童话地把树干画成扭曲的模样。那天我站在苹果树下,雨稀稀落落地打在雨伞上,自小爱吃苹果的我,这才发现原来苹果树的树干真的老是寻找阳光而扭转向上,形成一种奇怪的线条。




2 comments:

Tzer said...

地上的苹果多到
可以做一百个苹果派了.

Chree Yee said...

是啊,而且不小心踩到会很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