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6, 2010

一个耳光

最后一次见你,是我来芬兰的前一个月。我们约在咖啡厅见面,你迟到了,带着一脸惯有的笑容走进来,来不及卸下外面的阳光。

你说我又做了让人意外的决定。我老是给人意外的感觉吗?我不知道。另外一个朋友好像也曾经这么说过。

咖啡座很热闹,点餐时我笑你最后一定点肉桂卷,你犹豫了一下,果然点了肉桂卷,很感概我居然记得芝麻绿豆般的事。怎么会忘记呢?我没有告诉你,每次吃肉桂卷我都会想起你,因为那是你教我吃的,简单又复杂的cinnamon rolls,你当时笑着说。要改变一个人谈何容易,所以我常想,能够影响彼此的喜好是一种人与人最亲密的关系。

那时住在槟岛的我们,常常都会骑电单车四处去。特地去Adventist医院,只不过是你想吃那里面包店做的肉桂卷。那时我们都年轻任性而挑剔,只觉得下手的轻重,面包的厚度,会做出不同的肉桂卷,就像再微小的决定也会影响生活一样。

我只是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爱上了那种特别,难以形容的味道。听见有人去Adventist医院,会他给我带一盒肉桂卷。后来,公司每周三会卖新鲜的Adventist肉桂卷,我都会买一盒,早餐时热一热,配咖啡,满室飘香。

你知道吗?北欧人也很喜欢肉桂卷这种北美式点心呢。我在芬兰和瑞典分别吃到喜欢的肉桂卷味道。有趣的是在芬兰它叫korvapuustit,居然是一个耳光的意思。现在,我都是自己动手做肉桂卷的,丑丑的,像一只只胖胖的逗号,但是轻重皆由自己负责。洒肉桂粉的时候,与你的往事,犹如一个耳光般响亮。

有天,也许有天,我会亲手做一个耳光给你吃。我只是不知道,届时你还执爱这种小吃吗?

4 comments:

好攝之徒 said...

好羨慕他哦,誰來的?^_^

Anonymous said...

是啊?我也好奇?谁来的?那么幸福?

SY

Chloe said...

你把他的感覺也帶去了北歐 你在芬兰種著毒 哈哈

Chree Yee said...

哈哈,他是我大学的系友,室友,好友兼死党。一点都不幸福,因为我做的cinnamon rolls一点都不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