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2, 2010

飘洋过海


回到于城的那一个下午,发现信箱里满满的问候,也和我一样结束了短暂的旅程。

以前总觉得电子邮件也没关系,今天才发现,它远远比不上收到信盏的真实感和喜悦。谢谢大家的明信片,80年代的九份印象,很想念的猴硐猫咪,黑白的伦敦,我没勇气踏足的墨西哥,挪威不可思议的山崖。从上面的照片,我可以猜测你们到过哪里,当时的心情,和它们到达这里之前,在途中辗转的路线。

而比我先飘洋过海的家乡味,在海上流浪了足足两个月,前天也安全抵达了。它被送到离我宿舍500m的邮政局,而我一早就急急忙忙去认领。

弟弟给我空邮的card reader,信封是到了,但是里面的card reader不翼而飞,信封上还有小心打开过的痕迹。听说偷窃的是邮政局里的马来女生,怎么可以这样没职业道德?真让人心寒。

3 comments:

Bel said...

你好 其实在这里 潜水了很久
想说 很喜欢来着 读你的生活故事 (=

Anonymous said...

看见安然抵达你的地方,
我。。。。“呼” 了 一声。

SWEE YEN

Chree Yee said...

谢谢阿Bel :)

SY,它们有半路失踪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