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 2009

我们就是这样

今早上班的途中,电台播着李宗盛的歌,我突然想起《我们就是这样》这张专辑。那时第一次发现看起来总是很诙谐的卢冠廷原来是唱作好手。

我们从李宗盛周边延伸的音乐触觉又何止卢冠廷呢?那时的他多像服装设计师,缝制华服,专心塑造唱盘上的名模。早期旧爱新欢的潘越云,忙与盲的张艾嘉,女人心的陈淑桦,飘扬过海来看你的娃娃,伤痕的林忆莲,领悟的辛晓琪,后期有十二楼的莫文蔚,一夜长大的梁静茹。

当年也有很多很好的制作人,但我想,开始听歌和开始留意幕后制作的七字辈,多多少少都和李宗盛有点关系,也扯不开滚石。

呵滚石唱片最辉煌的年代,听歌还用卡带呢,像一盒精装版卜克牌的卡带,歌词以各种方式折成小片,上面印着一个黄色方格子,黑白箭靶上插着一支黑色的箭。那个图样,像老招牌,印着成长,青春,和反叛。

我的青少年时代和卡带一样,有些发了霉,有的搬家中遗失封套歌词,不少被我丢弃,或逐渐被新科技取代。偶尔想起来,总觉得事情不知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但确定已经过去了。

我(们)就是这样。

13 comments:

阿麗安 said...

呀!突然想起那首如風往事!

kc said...

李宗盛的歌...无法取代!



倒数还有12天,准备好了吗?

Sunnee said...

当时的滚石还真热闹,连泰迪罗宾都来凑一脚,高唱“人要永远活在清春期”!也因为滚石,认识了友善的狗。

Chree Yee said...

阿麗安,珊妮,那些都是偶尔听见会想“究竟是唱起歌来比较容易”的歌哟。

KC,说的是KLPF吗?想是没什么人听我那场,所以不特别准备啰 ^ ^

Chree Yee said...

珊妮珊妮,我突然想起家邵(这家伙现在到哪去了?)参加滚石歌创比赛那年你说的事,伍佰戴着墨镜又酷又帅,陈升胖得来却很性格,还有李宗盛的屁股很大。当时笑死我了,现在想起来也好笑。97年的事,居然12年了,我的妈呀。

yeelee said...

cy,你说世界多小呢。
你说的家邵是baby成员呢?我大学室友的系友是他的双胞胎弟弟(或哥哥),那时候听说他出国了呢。

忍不住想留言,那是因为突然感觉,人和人之间其实一早就牵在一起,只是距离之间的线有长有短,相遇有时分离有时。

Chree Yee said...

yeelee,对是他。我说这世界的收缩性很奇妙,总之就是大得来很小,小得来又很大,这样的感觉。

土龍 said...

那年在留台僑大的寒假跟友人借了這張專輯來聽, 驚訝那盧冠廷有一把好聽的聲音, 否則對他的印象仍停留在那電影裡頭的傻頭傻腦的配角. 是的, 卡帶總留不住, 可喜的是, 後來找到了這個CD.

Chree Yee said...

土龍好像很久没出现在blogspot了,出现的话也只在“某个”部落格而已吧,哈哈。我想你一定特别怀念什么唱片书集都可以买到的台湾。

Sunnee said...

琪艺,那家伙隔天去上课还处于亢奋状态,整个早上一直好不起来,还不厌其烦的说:陈升熊抱我啊!真讨厌,虽然说陈升当时很胖,但还是有点妒嫉的啦!
听说他在谷中城附近的广告公司上班,好像混得不错呢。

Yeelee,那是弟弟。

Chree Yee said...

有关熊抱,是那种充满力量的,爽朗的,夹脚拖鞋型,有点纯加点笨拙的吧。听起来和陈升很对称呢。

Sunnee said...

还夹着臭汗味呢,呵!

kahyeim said...

没来由地想起了“夜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