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0, 2009

我不要虾

都怪阿麗安无端端提起KOC。

怎么讲……就是难过。

Erlend Oye已经脱离KOC是事实,我再也等不到一高一低的声音是事实,Riot On An Empty Street变成好珍贵的唱片也是事实咯。

Erlend后来静静地爱上电子音乐,静静地跑去德国,静静地加入The Whitest Boy Alive。人怎么可以说变就变的。可以听见Erlend的声音算是一种补偿?我才不要没鱼,虾也好这回事。出了2张专辑又怎样?新组合的电子节奏没错是很创意,Golden Cage的MV像他本人一样,誓必要让人来不及反应。但我偏偏还是喜欢两把 木-吉-它。

这准气死善变的Erlend。

看来我还是有不能接受改变的病态。

2 comments:

阿麗安 said...

他們各自繞了一圈,有一天再碰頭就是更精彩的KOC了 :)

Chree Yee said...

我有不好预感/他们都离这么远了/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