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7, 2009

不知所谓

所谓懒惰。
如同一只猫般躺在自己的窝里,眯着眼,什么都不干。

所谓努力。
像一只被钓起的鱼,仍然孜孜不倦地往上游。有天我会游到想去的地方。

所谓冷静。
如一杯冰水,这不正是夏天吗?热气却好像是很遥远的事。

所谓占有。
是一种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写给别人看的宣言。

所谓距离。
我和你之间,总隔着些碍眼的什么。

所谓不知所谓。
是我在意识范围里说自己也不太懂的事。

4 comments:

ET女子 said...

你拍的照真的很有味道~~

Chree Yee said...

谢谢ET。我自己看却很难过,学摄影这么久,技术还是一样逊。真的这么想的,绝对没有谦虚。

JACQUELINE LAW said...

寫的很好也拍的很好

Chree Yee said...

好久不见Jac/今年KLPF见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