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0, 2009

小时看的故事

我承认,当时买下《故事之旅》纯粹是因为译者赖明珠。她对翻译本的选择和她的文字一样让我信服。看了以后觉得它的确有趣。里面有和田诚一面画一面写自己曾经在年少时看过的54个故事感想。

要提一提的是《吹牛爵男的冒险》。是个A退伍以后把迹遇添油加醋夸大,然后由B编成书,C译成法文的冒险集。不知何故我对这个故事印象特别深刻。大致上是打猎时以樱桃子代替子弹打伤一只鹿,两年后遇见头上长着樱桃树美丽的鹿......这样子任意地幻想和吹牛。和田诚说这故事会受欢迎大概是因为它吹牛的程度让人很快乐。而我想,它是让人也忍不住想吹牛的故事。

还有一个故事叫《月夜的电线杆》我也很喜欢。在一个满是鱼鳞云的月夜里,偷偷一面唱歌一面步操的电线杆,到底要去哪里呢?我很是好奇。

如此投入这本书,应该是因为我自小就喜欢听稀奇古怪的故事。爸爸买的4本一套的西游记绘本,我看了无数次。还忍不住喜欢绿野仙踪里,期待一夜之间变聪明的稻草人。

念小学时学校有条很长的斜坡,卖书的阿伯每天都骑着电单车载一篮的中国民间故事上山坡等我们下课。那时我迷恋聊斋和镜花缘。

中学时溜达的小书店我几乎看了所有卫斯理的科幻系列。一点都不介意福尔摩斯的自大。也追看了金田一的事件薄直到厌倦。

中五的课程也有一个我最喜欢的部分 - 马来古文,说的都是民间故事,嗜食人血的国王,书生不在时会变成仙女做饭的窝,要七盘蚊子心的公主。虽然短短的段落里充满样子很跩的生字,但因为那时教古文的老师很会说故事,我听得很过隐。

看《故事之旅》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想问你,我们小时是不是都听相同的故事?老是很认真的你又对怎样的故事念念不忘呢?

2 comments:

Sunnee said...

嗯,是不是我们那个年代的小孩都爱看聊斋?我一直都很好奇为何狐仙每一次破功都是露出尾巴而不是耳朵或牙齿。

中学时就看得乱七八糟的。巴金卫斯理三毛等,常常挨夜看通宵。然后就自认了不起,一天一夜就能啃完两本书。

呵琪艺啊,这都是N年前的事啦!

琪艺 said...

居然是珊妮哟!可好?上次的见面也流落成N年了。我近来常想起曾经流连的小书店。N年这回事让我对时间的跨度充满疑惑,有时好像很久了,有时不过是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