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9, 2007

我不懂消化的村上春树

中六才开始接触村上春树 (Murakami Haruki), 从听风的歌开始, 连接1973年的弹珠玩具, 然后就变得很喜欢了. 然后就开始觉得哈日其实也还OK的, 日本餐也不赖, 日本有无数美丽名字的街道和山谷. 然后就开始看日剧, 学日语……

一切有关日本的亲切感觉都是从村上春树那里开始的.

也许没有什么是太迟的吧, 就像村上春树在29岁那年才开始写作一样.

当然我的日语程度没有办法看日语版 (当然希望有天一觉醒来看得懂, 就像第三类奇迹里的乔治一样, 突然间语言不再是障碍的诡异现象), 也因为如此我看中文翻译时就有一个古怪的坚持, 一定要看赖明珠翻译的. 我不是没有尝试过, 像雨天炎天就不是赖明珠译的, 结果看了整整一年也没有看完. 所以从那以后, 我只买赖明珠译的版本.

真不知为什么, 只觉得赖明珠总可以把村上春树随意的失落, 淡淡的不在乎, 奇怪的想法, 惆怅的虚无感, 都混合得恰到好处, 份量和火候亦是刚刚好.

下面有我顺序看过的村上春树作品. 若谈喜欢, 我选听风的歌, 1973年的弹珠玩具, 遇见100%女孩和寻羊冒险记, 后来才发现都是早期的作品. 而且发现早期的作品有好几个特点:

o 偏爱数字, 像: 不怎么灵光的1960, 1/5000, 步行16步, 1969年的秋天我20她17…
o 主角都没有名字, 只有像老鼠, 我, 羊博士, 她, 叫乌鸦的少年…的代号.
o 总喜欢动物索引, 像: 电话工人将配电盘与电话线比喻成母狗和一群小狗; 我每次都梦见跟一只熊一起冲破玻璃窗走过去呢; 大象回到平原去, 用比我所用的更美好的语言开始谈论这个世界; 狗和马是稍微会笑一点…

哦, 还有日出国的工厂我也很喜欢, 橡皮擦和铅笔的对话, 我一面看一面笑, 差点把喝着的苦茶也喷了出来.

相比大家都较为关注的挪威的森林, 我只觉得婆妈, 一面看一面气. 或是得World Fantasy Awards的海边的卡夫卡, 太浓政治味道, 没有办法大声鼓掌.

1979年 听风的歌Kaze No Uta Wo Kike (长篇)
1980年 1973年的弹珠玩具 1973-Nen No Pinbōru (长篇)
1981年 遇见百分百女孩 Kangarū-biyori (短篇)
1999年 回转木马的终端(短篇)
1982年 寻羊冒险记 Hitsuji O Meguru Bōken (长篇)
1987年 挪威的森林 Noruwei No Mori (长篇)
2002年 海边的卡夫卡Umibe No Kafuka (长篇)
1987年 日出国的工厂 - 安西水丸插图(短篇)
1990年 雨天炎天 (旅游)
1994年 终究悲哀的外国语(短篇)

看村上春树, 是嫌闷的, 但只要一开始看还是会一口气看完. 老实说, 我不太懂消化村上春树的文字. 往往看着看着, 就忘了前面说什么. 还有就是不管什么时候翻阅, 总会因为不同的心情/天气/环境而有差异的理解. 结果就养成一口气看完的习惯.

也许有1000人看村上春树就会有1000种不同的想法也说不一定.

这正是村上春树的文字魅力.

1 comment:

Chree Yee said...

mei, 2007-05-05 13:15:51
"远方的鼓声"也挺不错的,是赖明珠翻译的。恩妮有,如没记错!

cherrytea, 2007-05-07 16:24:47
是呀, 我也听说远方的鼓声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