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3, 2007

清新的棉兰之行 - 隐像。影像

我对着夕阳的余光在玻璃窗上映照的木瓜树影发呆. 天快暗了, 早已错过夕阳最灿烂的时刻, 窗上的风景只剩下影影绰绰的朦胧感.

感觉就像害怕面对自己时, 站在昏黄的夜色里看着自己的影子一样. 看不清模样衣着, 也看不见快用尽的散漫和不在乎, 而藏匿在某个口袋里的自信, 当然也无迹可寻.

不美的风景, 不美的影像, 却在刹那间给我少许的感触.

我总是这样, 假装感情丰富.

老师笑我最爱拍影子. 我自己倒没发现, 原来是那样啊.

后来我一直在想影子和我的关系.

影子, 是不能自己独立的个体吧, 它总要当物体和光的陪衬. 那影子会不会觉得悲伤呢? 仰或, 它习惯陪衬, 在暗处里嘲笑众生? 它有没有试过离群? 也许它曾经离开过, 要不然物体和光不会发现微妙的依赖关系而至今还耿耿于怀.

当然我还是没弄清楚.

当然我还是在清晨, 乐于与影子打交道.

距离告别Brastagi Cottege的时间还有3个小时, 在扣除清洗和收拾行李之后, 我还有少许的空档在有Milk Seven香烟广告里的美景的地方独坐了一会儿. 与和煦的阳光. 与一杯淡淡的茉莉花茶.

风是微冷的, 裤子上还沾染了一身的寒气. 耳边有Ah Tat的hasapi和MQ爽朗的笑声, 一下子接近一下子遥远, 左耳不能确定的距离.

而眼睛容得下的只有绿色和它的影子. 树影, 一种不真实的影像随着风吹摇晃, 在草地上绘画一幅幅大自然的图样, 犹如以绿色打底的水墨画. 而我坐在绿得彻底的草地上殷勤地为一幅幅图案镶上相框.

我和影子嘻戏, 玩得不亦乐乎.

突然想起平日的忙碌, 开始觉得没目的闲坐是何等奢华的暇意.

不得了! 于是急急忙忙地张开口袋, 希望把悠闲也上框带回家去.
P/S: 棉兰之行写太多了, 处于近乎饱和状态. 是时候停了.

1 comment:

Chree Yee said...

超亮亮亮, 2007-04-03 22:59:49
woooi! 大家 1% 的图象还没出炉, 你这就说饱和了, 明显砸我们的档子. 我还要 upload 图像去wikipedia !
-----
把相机放在胸前, 用 Timer 就可以把自己的影子拍的比较好.

土龍, 2007-04-03 23:57:02
拍影子是很好玩的東西..它的形態特別是在斜陽的照射下更是好看..同時再把環境的因素加進去就更好玩了..記得那張在印度拍的那張大伙一起搞怪的那張嗎?(可我沒在啊)..更是絕響啊..哈哈..
影子就像是我們手上的水墨筆那樣..大地就看成是平面..影子洒了上去..好看極了..

cherrytea, 2007-04-04 08:29:30
Super Liang...哇噻!还要upload去wikipedia! 我是说我啦,其实是因为写得词穷,所以装模作样说饱和...哈哈! 照片,是永远看不够的,快快把照片放出来.

真的吗,好下次试一试.

cherrytea, 2007-04-04 08:39:48
土龍...哈那个在印度拍的影子系列我有份,都已经成为我的黄金珍藏精装版相片.可真奇怪,虽然是影子,可是一点寂寞的质感都没有.

恩妮, 2007-04-04 12:05:20
青出於藍。我這個阿姐,如何再攝影,如何再寫字? 呵呵

超亮亮亮, 2007-04-04 14:57:59
我不说光线wor. 当你挂着相机来拍的话, 你的左右手就有很大的自由空间,让你经营影子.

cherrytea,2007-04-05 17:39:24
有没有那么夸张...青出于蓝, 笑掉大家的白发! 我这不能登大堂的东西给大家擦鞋还嫌没格调. 哈哈!

cherrytea, 2007-04-05 17:41:42
Super Liang...真的喔, 那就可以表演"空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