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8, 2011

画尽了花开花落



看了Séraphine。

电影真是神奇的媒体,我们总可以通过电影认识很多东西,除了和电影有关系的以外,我们可能从新认识一个钢琴家,一个数学家,一个黑手党,一个画家。我就是那样对Séraphine感兴趣的。快乐到什么程度的人才画出如此快乐的色调?

她很平凡。有多平凡?比如说电影播了好久我都不知道谁是主角。我没记住一张半张脸。

她很怪。兴趣是收集奇怪的材料,食物碎,教堂里燃尽的蜡油,青草,花朵。她必须仰着脸,因为灵感来自天上。

她很反常。有空就躲在房间里舂烂收集的物料,然后放进瓶瓶罐罐里。

她有自己的秘密。当女房东说“你画的苹果不像苹果,我还以为是李子”,她连眼睛都没抬一下。可是在草原上,她会高声歌唱。

她很清苦。微薄收入无法买昂贵的颜料,只能就地取材。

她很富有。因为自调颜料,才调出独特丰富的色彩。

她说,画画的人会用不同的方式去爱,在心里,或透过别人的面孔。

那棵不像苹果的苹果,却画尽了神奇的花开花落。

17 comments:

nann nann said...

喜欢最后一幕,她拿着一张椅子走向大树,人和自然和谐地融合了。

希望可以看到这部电影。

Chree Yee said...

喃喃,你有看懂预告哟,她爱以大自然作画,那幕有回归自然的隐喻,特别恬静。那是她失常后在精神病院度过的晚年,那时已经不再作画了。

老颜 said...

是部義大利電影吧?期待!能把畫家電影拍得好的,不是很多,有部講述墨西哥女畫家的電影,《Frida》,推薦給妳。

Chree Yee said...

老颜...法国电影。我对画家影片情有独钟。

呵呵,我和朋友戴安聊过Frida呢,因为电影刚好在她家乡取景,San Luis Potosí,古城颓废又灿烂,看了预告就恨不得跟她回家,只可惜负担不起机票。谢谢推荐,我一定会找电影来看。

有没看过Modigliani?我看后暂时不爱毕卡索。

老颜 said...

CY,電影我還沒看,不過我愛他的畫更甚於畢卡索這是一定的。pollock也可一看,雖然紀實了一點,但好在有戲精支撐。

Chree Yee said...

嗯,他画里的眼睛会说话,但我也爱毕卡索,哈哈。pollock不错,是少见的朴素派花旗影片。

YH said...

这种好看的电影节奏一定很慢的。。哈哈
里边那幅画满花的画很美,老颜,可以画一幅给我吗?:p

YH said...

by the way,我印象最深的画家片是 the great expectation,戏里不但有美丽的桂妮芙露和美丽的画 。还有一流的配乐!

Chree Yee said...

哟,原来你们都是画家片专家...失敬失敬!

老颜也许想画不像苹果的苹果呢。

YH said...

很难猜,艺术家的想法通常都天马行空的,猜到的话我就是艺术家了。。。哈哈哈!

老颜 said...

梵谷和塞尚以後,任何畫蘋果跟花的人,都要吃虧的。我還是選擇畫馬來西亞人,和roti canai好了。:)

恩妮 said...

老颜可以画椰子呵!Yh负责画稻田。
我就喜欢喝椰水吃饭了,呵呵。

我就是怎么也喜欢不上毕加索。我比较喜欢写实派米勒。

恩妮 said...

所以我当不成艺术家,我努力涂鸦好了。

YH said...

都说了,艺术家的答案是不是怎么猜都猜不到的。
我的画会吓人的,还是收起来好

Chree Yee said...

恩妮,只怕我们连鸦也涂不好,我们还是拍拍照好了,那些roti canai椰子榴莲留给老颜画。。。哈哈哈。

Yh,艺术家的心思的确难猜。会吓人的画很少见,还不快放些吓吓我们。。。哈哈哈。

yeelee said...

cy,多谢推介
应该是一部好片喔
最近躲起来看戏
看戏的美好感觉涌现
实在太快乐了

Chree Yee said...

yeelee,我最近也常看电影,希望好戏永远看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