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6, 2011

很多,很多雪的时候

我喜欢听雪的声音。

很多,很多,很多雪的时候。

雪是有声音的,飘在天空中的声音,打在窗子上的声音,屋檐的雪融化的声音,走在雪地上的声音,从树梢上掉下来的声音,把肩上的雪霜拍掉的声音,在水里敲击的声音。

雪的声音,又温柔又疏离。

有一次去听分享会,有个艺术家开了一个玩笑,做了一块踏起来像踩在雪地上的地毯,放在入口处。我吓了一大跳,还以为雪竟然下到屋子里来了。好奇特的感觉,那么真实,又带点虚幻。
我是这样想的,雪再大也要穿起雪靴吃寿司卷。
寿司国加油!

扑通!你掉进我的生活。
从此我连走路也听得见回声。

我想我明白,冷漠,才能包得住有热量的心。

男女老少都好,让我们排排站,然后,融掉疏离这玩具。 

10 comments:

YH said...

照的很美,我一辈子都拍不到这种照片,因为我最怕冷。

Chree Yee said...

我也超怕冷,手脚常年冰冷,所以是很苦才换来的照片。也没有很美啦,但是我想把雪记录下来 ^^

许医生,你不用睡觉的?

棠子 said...

真是高手来滴。 雪真的是很不好拍呀。 我去年瑞士那些大雪纷飞的照片, 没一张能用。 根本都不敢放上来。

Anonymous said...

很喜欢第三张。雪的意境!!!
北国的雪可不是蓋滴,下次你可以去KIRUNA顺道去INARI.给你点一条“雪路”。哈哈!

SY

Chree Yee said...

棠子,一点都不高手,只是北欧比较多练习的机会,而且我取巧用了黑白色。我没去过瑞士,好想看大雪纷飞的照片,什么时候放上来?

SY,不知什么时候才去得成inari,我要看北极光...(哭)

YH said...

我oncall时是不睡觉的。

Woon Mei said...

我喜欢你把雪景拍成黑白色的意境。

Chree Yee said...

原来在oncall。oncall加油!

WM,反正,冬天的颜色也不多。哈哈哈。

恩妮 said...

我也要看北極光!

Chree Yee said...

明年冬天来吧!二到三月份最佳。但看北极光也讲运气,一定要晴朗又寒冷的夜。朋友在lapland住了三年就没看过,今年无意间却在海边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