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6, 2011

三月天晴


三月来报到的时候,我坐在我的小房间里向东的书桌,寂寞地完成3700字关于涂鸦和生活美学的作业。我这样写,美不是增加,而是减少。美可以很美,也可以很丑陋。美也许充满赞赏,也同时招来评论。美不是一种形态,而是一种概念。

窗外的蓝天晴朗得不太真实,仿佛隔着玻璃也抓得住蔬果型的云。

芬兰的云是捉摸不定的。我走在路上的时候,它们都以比我快三步的速度游移。

我希望不管是增加或减少,春天可以美得义无反顾。

4 comments:

老貓 said...

北国的春天应该是特别暖吧.

Anonymous said...

春天报到了吗?芬兰有没有樱花?
还是去看桃花也不错。。。呵呵!

SY

恩妮 said...

三月天咯
我和老猫提醒你是3月咯

Chree Yee | 琪艺 said...

老猫,他们的夏天才暖,有大马的温度。三月是0度左右。

SY,还不知,应该没有樱/桃花吧。

恩妮,知道啦,三月你们大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