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8, 2011

吃的福气


认识贵真姐以后,我常常有新鲜的鱼吃。她有个芬兰朋友喜欢钓鱼但不吃鱼,所以他的鱼获最后都沦落到我们这里。我见过他一次,人很好,造芬兰传统木船,画有点想法的印象画。他不收钱,所以就给他包些饺子和小礼物。我常常想,那种在冰湖上敲个洞,北极熊的钓鱼方式,周围都是茫茫的冰雪,应该特别恬静又寂寞吧。

这周有条12寸长的鱼,一半清蒸,剩下一半今天做了咖哩鱼。懒得去亚洲商店买羊角豆,只用了乌龟豆代替。两种都是我非常喜爱的豆类,但始终觉得有羊角豆的咖哩比较快乐圆满。

记得有一回蔡澜在大马吃咖哩,吃到饱饮咖哩汁的羊角豆,惊为天人。一起上芬兰语的伊朗女孩到过大马,从此对混合马中印的大马食物念念不忘,常问我什么时候下厨。她说我在北马长大很有吃的福气,不知我是怎么在没有大马食物的坏境里生活。

我笑。其实偶尔用怀念北马的心情做咖哩,何尝不是一种福气。

4 comments:

棠子 said...

那咖喱鱼还在冒烟,看了就好想吃。

上个星期煮了一大锅的咖喱鸡请室友们吃, 他们也是喜欢得不得了。 我们大马食物,真的很赞!

Anonymous said...

哎哟。。。热腾腾的。。。很诱人!!
我也喜欢咖哩鱼放羊角豆。
饱满的羊角豆吸收了酱汁和鱼的鲜味,
真是配绝啊!!我也要带CURRY酱
去牛奶国。哈哈哈哈!!

SY

Anonymous said...

wah.... lk mother lk daugther hor.... look delicious leh... when i can try your curry fish????

Chree Yee | 琪艺 said...

棠子,你眼尖心细,连烟都看到了。我总喜欢热食。你的咖喱鸡一定很棒,有机会我也要试 :P

SY...还有那个蒸鱼酱也不差。

贞,you better eat sifu's curry fi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