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6, 2011

那一天,我们很悠闲


那一天,在摆设非常贵族的船屋里,我们什么都不做,冲一壶浓郁的kashmir茶,放谁都没有在听的音乐,听窗外的柳树,猜猜风吹窗帘的方向,断断续续地看书,断断续续地闲聊。

然后,雨下来的时候,我们就趴在栏杆上看雨,看树被吹歪了头,看船夫拨开湖里的水草。

船夫说,这是一场山雨。

山雨欲来风满楼,正是这样。

我不记得我们还做了些什么,只是记得,那一天很悠闲,悠闲到有种罪恶感的地步。


2 comments:

恩妮 said...

那天的大风吹,总算吹来了对达尔湖的更多印象。倒是很想念那里温饱美味的三餐。

Chree Yee | 琪艺 said...

hahaha...那段当“女皇”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