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1, 2011

我是爱丽斯

pictures from Google

寒假前去听了美国文学理论家Brian McHale的演,关于Alice In Wonderland,非常有趣。他把历年来的文学,电影,电视,诗歌,音乐做了比较,指出Matrix和Inception等电影,村上春树的作品,其实是爱丽斯的延伸梦魇。

我才发现,原来爱丽斯梦游仙境可以这样看。

其实,我才是爱丽斯,梦里的兔子绅士化身为鼠,带我掉入不合理的网页漫游。在那里,世界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是,我连一首诗也记不起(没有诗也没关系),时间永远停留在六点钟下午茶会(永远的茶会也没关系),那里的猫会邪恶地笑(邪恶也没关系)。我听见陀錶嘀嗒的声音,迷失的却是回归现实的路。

是谁把我栽培成疯狂的爱丽斯?

是谁把出口关上,我曲曲折折地迷路,一直走不出去?

4 comments:

moot said...

文学理论是可以去踢馆的。要说《爱丽斯梦游仙境》, 还不如说庄周梦蝶。

Chree Yee | 琪艺 said...

不管什么理论,有争议才有意思。老外懂什么庄周梦蝶,要是我倒想论论聊斋。

moot said...

你是太小看欧美人了。罗素(Bertrand Russell)在1921年到中国讲学的时候, 写了一本《中国的问题》(The Problem of China)

Chree Yee | 琪艺 said...

我是什么东东啊?我才万万不敢小看他们。只不过他们有自己的一套,东方和西方想法大大不同。像庄周梦蝶这回事,他们有René Descartes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