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6, 2011

正努力完成旅程的我


翀,对不起,我丢了你的电邮地址。

绝对不是故意的,虽然是淡如雪的萍水相逢,我还是很想念你滔滔不绝说话的声音,像坏了开关的收音机,一直开着。与你聊天,时间过得真快。当时你笑我不知“翀”字怎么念,其实我的中文并没有你想象中好,我也不知道原来“翀”有向上直飞的意思。

我已经来到你口中“没什么”的小岛,意外地我非常喜欢它,有种朴素的陈旧感。青年旅馆是一所旧学校,打理得非常干净。只是太冷了,我在外面只走了一个小时,已经冷得手脚麻痹,然后我忍不住走回青年旅馆,喝他们的glogi圣诞饮品,暖暖的好舒服。然后我在猜你会不会买到我跟你说的glogi和风车酥的事。

靠着窗外的光,我看见乘船而来的游客,窗外飘着雪,它们在飘,轻轻地,非常优雅的模样,在雪地上留下痕迹。真不知接下来的6小时该怎么过。幸好来了一对夫妇和我说说话,但始终不及你。

好我知道,不能老是依赖大家给的温暖,这段旅程还是得靠自己虚弱的力度完成。

目前正努力完成旅程的我,
12.25.2010,
Suomenlinna。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感人的信。。

SY

Chree Yee said...

没有写给你的悲吧?哈哈,我记起我那天写什么了。

Anonymous said...

虽然不悲,却是感觉孤独。
哈哈!!!

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