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8, 2010

这一条路

今天的《交响情人梦》,千秋和野田散步回家的梯级,居然是我拍过几乎一模一样的景。这一条不可能是回家的路,就连右手边的电灯柱也以同样的角度伸展着,植物攀沿的图线,连夕阳的温度也很像。

突然很想念远处看起来比较美丽的布拉格。

在旅行前怎么也看不入眼的资料,我常常在旅行以后才看。每次复习了熟悉的景色,会特别想念那个远方。

话说回头,野田惠那神经质疯疯癫癫的天才钢琴手,乱乱的头发,印着音符和琴键的背袋,常常无法控制的夸张动作,被上野樹里演绎得很忘形。据说,真的有野田惠这样的人,作者更从她的生活照启发在乱乱的房间里弹琴的场景。

2 comments:

choonhong said...

曾经听说过,艺术家的外形总是披头散发的,可能这个就是他们的艺术细胞来源. =)

Chree Yee said...

好像是的。

我这样想,人拥有的时间是一样的,看看就知道你用在哪里。不拘小节省下来的时间大概很多,可以用在创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