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1, 2010

荒唐

两百多年的房子,维护得非常好。
和同事去Suffolk House庆功,才知道原来那是Francis Light两百多年的老房子。

坐在阳光西斜的角落,我偷偷拍照消磨时光。红色瓷砖,藤木桌椅,大树,微风,夕阳,喜欢淡淡阳光的我,比较难理解也有人躲在室内厌恶这样的风景。

晚餐桌灯光异常阴暗,我不想闪光灯刺激老房子的墙和画,宁可收起相机,专心地吃。5道开胃菜,1道主食,3道甜点,最后以咖啡或茶结束。份量小而巧(比如说croissant 只有汤匙般大小),色香味美。

坐在冷气开得很足的桌子,听着同事们的胡闹,我渐渐觉得我不属于那里。

多年以后才欠缺归属感,那是一种荒唐。

4 comments:

阿麗安 said...

題外話,題目讓我想起辛曉琪一首舊歌。

Anonymous said...

那不是荒唐,因为我也面对同样的问题。呆得越久,感觉就越强烈。

老猫

我不是椅子 said...

我一直都覺得自己不屬於任何地方,我極度沒有歸屬感,所以,離心很重.每次停了下來,我都想繼續走,繼續逃.那樣的不安分守己,連自己也不知為何......

某天,在朋友的部落格閱讀到這句話:"我這只沒腳的小鳥,停下來,磨得肚皮都痛了."看了,笑了,也真覺得肚皮痛了......

Chree Yee said...

阿麗安...是辛曉琪的荒唐吧

老猫,你也来blogspot了?也许,这就是离心。

阿卡,你沒有歸屬感,也就可以处处为家啰,适应能力超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