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3, 2009

温和的咒语

近来看的书清一色都是散文,身体好像渐渐地对小说流失了专注力。从无助的手指看来,这要维持一段日子。

早前就常看张惠菁的部落格,因此买本收录她在2006年写的散文《給冥王星》一点都不犹豫。

我是在开往槟岛的渡轮上开始翻读《給冥王星》的。那是我第一次把车开入上层,拿掉了一排排的长椅子的上层,失去了步行乘客暂时停歇的茫然感。那天槟岛的天空很灰,海水比我记忆中的还要污浊,前后左右的车辆都是小情侣,我突然觉得世界变得很小很小。

质量只有月球五分之一的冥王星,也是个小小的世界吧。

张惠菁的文字温和得像一种咒语,有种催眠力量,却不影响她私自又冷静的眼光。我一直想做一个比较温和的人。有人说过我有自己想法,有人说我讨厌传统抗拒平凡,有人说我钟情悲伤,甚至有人说我是古怪的。先不管对或错,就是从没有谁说过我温和。即使再怎样期待温和一点也是无可奈何的。

但我真喜欢张惠菁的温和咒语,喃喃地把人催眠到故事里。像她说俄罗斯有个男子肺里长了一棵小松树的事,意外暂然间就变成很美丽的力量。

春天真是到了,松樹都長到人肺裡去了。每次聽到這種動植物奇事,都覺得世界真奇妙。一顆種子攜帶著「生長吧」的指令,真的就「生長吧生長吧生長吧」地長起來了,也不管甚麼環境。--- 摘自张惠菁部落格

这一个周末,我要把《給冥王星》都看完。

4 comments:

恩妮 said...

你看,又买同样的东西了

Chree Yee said...

哈哈真的吗?不要再这样了......

董百勤 said...

很想看这本书!

Chree Yee said...

百勤,不妨到张惠菁部落格看看,不少好文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