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8, 2009

有故事的花

盛开的樱

凋零的樱


跨年时在清迈这山城看花,烟花和樱花,只看得眼花缭乱。

大片大片的泰樱像所有的花,有故事地盛开着,也飘落着。袁泉在冲绳唱《木槿花》,因为少了些潇洒,所以在飘落时还守着优雅。

泰樱也为着同样原因而幽雅?

我不知道。我不知它记忆着什么,为什么只在一月份,为什么分布于某个地方,为什么盛开和凋零,有没有当地传说。仿佛要保留些美丽,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刻意去探查。

比起花圃里温室里的花,仅仅开着两个星期的野樱,有故事般在树林里绝望地芬芳着。

4 comments:

超亮 said...

歌不是这么唱的吗?
花儿谢了明年还会一样的开。

Chree Yee said...

是呵超亮,太阳下山明朝也依旧爬上来,只有青春时间一去不回来。

Chase said...

I dont know if you can read english but this is a very lovely picture. I really love it

Chree Yee said...

thank you Chase, i can read engli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