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9, 2006

水母色的记忆

自从当年大桥建成之后, 许多人都会选择这个比较快捷的渡海方式. 但在我心里, 渡轮一直保留着一种美丽的印象. 所以在绿岛念书的那一段日子, 如果时间上允许, 我还是会选择乘搭渡轮.

我特别喜欢乘渡轮的感觉, 尤其坐在安排给步行乘客的长椅子上, 风迎面吹来, 还可以看见绿岛灰灰暗暗的天空. 刹那间生活细节可以一手搁到左手边去, 心里总有一种特别平静的感觉.

你留意过周末的渡轮么? 呵你会发现一幕幕美丽的风景. 许多小孩会吵着大人们到渡轮的上层来, 白天明媚的阳光透过栏杆, 斜斜地洒在快乐天真的小孩身上, 形成不规矩的光影. 那样的影像与笑声交叉参杂在一起, 一直溶进我心里去, 让我有种错觉, 像是回到陈旧的记忆里去了, 一时间走不出来, 又疏忽地没发现时间的存在.

曾经在很多年以前, 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 我也爱要求年纪较长的表姐带着我们站在栏杆旁看浮在水面上的水母群. 在蓝天, 白云, 阳光和海水波动下, 水面上的水母一只只都变成了金黄色. 有时, 我们还买了爆米花, 一边吃一边喂甲板上不怕生的鸽子……就那样乐在其中.

小小心灵总是奇怪, 绿岛明明还在遥远的那一头, 可是水里的水母还没数清, 手上的零食还没吃完, 渡轮居然靠岸了. 后来才明白, 生活很多时候就是那样, 光阴总是在不留意之下, 流失得特别快.

而且, 小的时候我们总希望自己可以在一夜之间快高长大, 长大以后许多事情不用大人的批准和陪伴. 一方面还天真的相信, 长大后可以拥有更多的快乐, 看见更多更远更美丽的风景. 现在才发现, 原来小时候的笑容欢颜才最完美无缺. 现在不是不快乐, 可是欢笑的时候会在烦恼来临时特别短暂, 特别轻易就抹黑忘记.

所以每一次乘搭渡轮, 我总爱看着喧闹的乘客, 看着小孩与大人的身影, 童年的记忆很轻易地就会被掀起来. 仿佛, 我看见自己小小的个子, 一手牵着表姐, 一手挽着被海风吹得鼓鼓的裙子, 开心地笑着.
也许, 时光一直停留在渡轮上呢, 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像用遥控器按下暂停的按钮, 电影画面就静止不动, 停留在那里. 而我从演出者化身为观众, 感觉无比熟悉温馨.

乘渡轮, 对我来说是乘一艘记忆的船, 往事像水母般晶莹剔透. 一切好像跟从前没什么不一样, 又好像有所改变, 然而这一些不太重要. 毕竟, 可以放下生活上一些琐事, 这样悠然地惦缅一下段的往事, 已是分外幸福的一件事. 不是吗?


1 comment:

Chree Yee said...

Zooooker, 2007-04-16 18:28:46
我也是每次很愛找水母的蹤影

cherrytea 2007-04-18 22:40:47
水母...简单而华丽.
是芷若吗? 是恩妮告诉我的. 没想过在这里见面. 怎么会叫zooooker呢? 一直觉得芷若这名字很棒很有性格! 我还会联想起倚天的周芷若.

zooooker 2007-04-26 18:01:44
是我。为什么叫zoooooker就好玩阿,我想你应该不知道我的英文名字是什么吧~ 这是从我的最后一个名字衍变出来的。背负这么一个“著名”的名字,果然还是有负担的。哈哈哈哈哈~ 可惜红的是她不是我,是我沾光了。哈~ 世界很小。果然小。你的相片都拍得很诗情画意呢~

cherrytea 2007-04-26 21:49:06
原来是那样哦,我还想你是不是超喜欢Zoo.关于拍照,我是还没毕业的幼儿园懒惰学生,真是惭愧...哈哈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