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3, 2011

竟然在酒吧里

北上参观的社区艺术展,是静的论文个案,主办当局把参与此艺术项目的青少年作品聚集展示。没想到的是,展览竟然办在酒吧里。是青少年噢。芬兰酒吧没有年龄限制,只是,在芬兰酗酒是相当‘昂贵’的,一小杯啤酒要6-10欧。

我和静在加油站的咖啡座吃早餐,小小一间店,充满了人气。在rovaniemi的淡季,这可以算是热闹了。我喜欢它的咖啡和甜甜圈,吃着吃着就吃到里面的蓝莓,像一个惊喜,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甜甜圈了。柜台小姐认得我们,很友善地笑。大概是在猜我们是哪国的人。我是很死心眼的,只要食物合胃口,我会重复地吃。结果我们一连去了两个早上。

静一早就去采访,我一个人沿着湖走路到北极馆,湖水正融化中。季候鸟已经结束远行回来了,叽叽喳喳地,在高谈着今年的旅程吗?

后来我回到艺术展的时候,已经下午了,人群已经散去。原来那是个很陈旧的酒吧,没有乌烟瘴气。古老剧院的格局,反而有点舒适,似乎很适合走了半天的双脚。酒吧跟着地板的材料分成好几个部分,当中我最喜欢格子地砖,褐色和蓝色相间,多么不搭的颜色啊。

静说大学生最爱泡这家酒吧,破破烂烂地,想不通为什么受欢迎。

你是知道的,我喜欢破破烂烂,于是我开始想它当年的模样。

我是有点喜欢它。

褐色和蓝色的格子地砖,多么不搭的颜色啊。
 地板的部分,沙发都是随便乱搭的。
 入口处,手写的作品介绍,却有简单朴实的味道。
Unelma,是梦的意思。追梦的青少年。

8 comments:

棠棠 said...

酒吧里的艺术展, 这个构思好特别。 上次去布拉格是, 朋友带去一家藏在巷弄里的咖啡馆, 里面竟然有个小剧院。 这样是不是叫吧艺术融入生活里呀?

恩妮 said...

酒吧文化在欧美国家只不过像我们到kopitiam那么寻常,酒吧在禁酒国家被重新诠释,定义被扭曲。

YH said...

我也有类似的经验,就是买了陈升演唱会的票,去看时才发现是在间酒吧。。。
结果,陈升喝醉了

Chree Yee said...

棠棠,把艺术融入生活,说得真好!所以才叫社区艺术,志不在艺术,而在于生活和群众参与。

Chree Yee said...

恩妮,对喔,还有我们的mamak档文化 :P

YH,笑死我。。。那升哥他老人家还记得歌词吗?

Anonymous said...

你这个【贪玩】的野马!!
看你这篇,忽然觉得ROVANIEMI挺艺术的。

SY

YH said...

奇怪的,他喝酒醉后的表演更自然,更有看头!

Chree Yee said...

SY,也许是旅游区吧,我觉得它真点文艺青年。。。哈哈哈

YH,真厉害!酒后可以比较松懈。真想听他酒后唱发条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