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4, 2009

涂鸦

昨晚在MSN上,我们聊了很久,我记得我们从来没有MSN那么久过。你说,现在不想那么多了,后面加个会动的笑脸,我仿佛看见你在另一头笑。MSN的发明原来有那么具体。我记得你以前的笑像涂鸦,有点即兴,有点挑皮,有点胡闹。~Rothenburg

你说意大利的涂鸦特别多。我说其实捷克,奥地利,匈牙利,德国也多。我一直浩爱涂鸦,看着街角的涂鸦,会觉得创意无时无刻存在着。壁画只不过多了点形式上的认同,就有了不一样的迹遇,世界的秤果然是倾斜的。~Praha

看见这幅墙的时候,我走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突然想起王家卫电影里那个戴着墨镜穿雨衣的女人。她说,我们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什么时候会是好天气。后来我懂了一点点,生活的乐趣是以未知数来测量的。~Vienna

我们的生活像涂鸦不是吗?上了颜色就不能再重来。我们在彼此的记忆里留下些颜色,斑斓或灰色的,就在转角处那里。我们有时会发现,有时不。~Firenze

木制火车站里的粉笔涂鸦,画着长长的列车,Hetti发现时说该怎么拍呢?而我想把它转成黑白色。我总有舍不得的东西,每次想把照片转换成黑白的时候,会舍不得颜色。而你们把维护市容当理由刷掉涂鸦的时候,会不会痛心疾首呢?~CK

无所不在的光,悄悄和涂鸦对话,不小心让我听见了。有时我不明白,光究竟是维护着涂鸦还是慢慢一点一点打击它。~Rothenburg

涂鸦一词原来源自唐朝,卢仝看见儿子乱画,写了一首诗“忽来案上翻墨汁,涂抹诗书如老鸦”。武侠小说里各帮派在墙角画下暗号图形来会合,是不是涂鸦的开始呢?仰或,更早前由原始人在墙上写日记开始?~Fussen

当大人们为路边厕所嘻哈说笑的时候,小孩认真地说,一共有十二个。我有点惭愧,只有小孩把涂鸦当艺术看得仔仔细细。~台北朱铭美术馆

我忍不住为十分寮的墙喝彩,这才是岁月的涂鸦!~平溪十分寮

2 comments:

zooooker said...

涂鸦阿涂鸦,总是抢了不少摄影人的眼光

Chree Yee said...

真的,逃不了相机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