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5, 2008

敏感的脚


被小昆虫咬的左膝,已经红痒了一个星期还没消肿。看不到被咬的痕迹,也没有伤口。但稍为红肿麻痒的感觉,在周围的肌肤很适应地扩散开来,留下接近肤色但略微有些暗红的斑点。

像不像某些心事?

医生说要戒一戒比较毒的食物,比如海鲜。不过我总是不放在心上,一不小心又把虾和蚵仔吃下肚。像不像所有该戒的事呢?

医生开的无色药膏,我也没放在心上,总是忘了敷。像不像某些重要但老是被忽略的事?

和许久不见的老朋友喝茶,听大家说近来幸福满满的生活。看着话总是一罗罗的他们,我突然想起很多年以前,大伙一起玩直排滑轮的事。穿上直排轮鞋的我们,摇摇晃晃,每一步都走得很不踏实,像学走路的小孩好奇地踏出去,也不怕摔交,跌倒了拍拍身子即刻站起来。

有谁想到后来的路原来都是如此战战兢兢的。每天的日子都在轮子上,顺利或摔交,都得看每天的脚步踩得稳不稳。在不确定的路上,我始终还是站不稳脚跟,V型的走法老是被自己给牵袢住。

敏感的脚,总该好好照顾才是。将来要走的路多得是。

早安.晨之美以后,有一年多没听卢广仲了,那充满探索的音乐是一把让我疑惑的声音。一百种生活,哪一种才是我要的?

2 comments:

恩妮 said...

你好毒呢,記得戒口啦。

Chree Yee said...

昨天还打了针。医生说毒性很重,又搞不懂对什么敏感,要素食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