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 2008

十四天的鼓声


有个朋友说,旅行是轨道外的生活,可以容许一点点的冲动和放纵。说得太恰当。

我喜欢偶尔出出轨,然后又回到轨道上。

让我伤脑筋的是,每次回到轨道上以后,我总是听见远方的鼓声。咚咚咚的清澈,带着某种讯息,直接渗入心藏最阴暗的地方。总让我无法静下心专著吃饭看书工作。

我称它为“过渡时期”。这样的过渡时期,从鼓声开始,渐渐柔弱,直到最后我完全听不见为止,前后左右需要两个星期。

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太清楚。

村上先生的《远方的鼓声》我还没看,是说着同样的事吗?单是书名已经有蠢蠢欲动的攻击感。

到今天为此,从爪哇回来第十四天,可以感觉鼓声正以下斜坡的姿势远去。明天,可以正式投入正常生活了哟。

1 comment:

Chree Yee said...

超亮, 2008-06-04 16:32:38
哇, 真幸福,两个星期来 Phase in job.
我假期过后第一天就要进入状况了。

琪艺, 2008-06-10 13:47:49
我比较懒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