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 2008

纯粹想起


翻着几乎有六年没碰的老照片,然后突然想起你。你在哪一个城市生活呢?开车去见你的话要多少时间? 我们还有说不完的话题吗?

其实并不经常想念你,只是突而想起。

那时给你玩心理游戏,你说我不了解你。我是不了解。也许从来没有了解过任何人,即使有时觉得自己特别了解一个人,过一阵子也会变成不太确定。对我来说,了解是很高难度的事。

抽屉里还藏着你送的印有耶诞树的白袜子,收在阴暗的角落8年了,我想我们大概不会在一起过圣诞节了。好像是从来没有一起过,我不记得了。而本来想送你的杯子,我居然自己用了,每天喝咖啡或茶。印着史诺比坐在红色屋顶上HAHAHA狂笑到KLUNK跌落地上,还附带着杯盖的那种杯子,我用了五年多。

你曾经告诉我,那时看见我没来上课,你会特别想念我,不知怎么搞的感情越来越丰富。那是因为要毕业了吗?像音乐会到了喊enco的部分?

你取笑我将来可以当个女巫。我说女巫也是分很多种类的,是调毒药下毒咒,骑飞天扫帚,变身为黑猫,还是玩水晶球的那种?我当时一点都不在意,我不过是常与朋友们玩塔罗牌和逻辑游戏。

你说,我有一点点主观有一点点固执。我到现在还没改呢。

你说我喜欢笑。我现在不常笑了,比较喜欢装酷。

听陈升的发条兔子的时候,我会想起吃太多萝卜而变成兔子的青蛙。上网随便翻一翻,兔子和青蛙的关系原来很密切。我想我们大概是同一国的,扮演过狮王,树熊,鸵鸟,和毒蛇。

但这些年,我不太去想好久不见的你会变成怎样的种种可能性。

我只是 / 纯粹 / 想起 / 你 / 而已。

1 comment:

Chree Yee said...

JayC, 2008-06-21 16:56:33
那些日子,总有些值得回忆。

琪艺, 2008-06-23 15:27:43
是Jayson吧?
幸好,有些值得回忆的事。 幸好。

JayC, 2008-06-28 18:28:26
Thats me...agree with u...